临时工临时工怎么写,临时工临时工直到十多钟?

原创 茨园 茨园笑聊 2022-07-10 01:58 发表于河南

临时工临时工怎么写,临时工临时工直到十多钟?

“远亲不如近邻”这话,在今天听来遥远了。不知是因了城市“格子式”的建筑物还是其他,硬生生隔离了人与人的情感,比如我和邻居就从不往来,既便上下楼遇见了,也总是互相抬眼看一下,默无声息各走各的路。

知道我对门那老头儿姓霍倒不是彼此间有过问询或交道,而是常有人在傍晚时敲打我的门,一脸微笑问我:“霍处长在家不?”第一次、第二次我对人家说“不认识,你找错了”,而第三次我就知道了对门那老头儿就是姓霍的处长。于是,随后有人敲门我就说:“对门!”然后“咣”一声关门。再往后,觉得烦,有心在门上贴上“对门才是霍处长家”之类纸条,但一想对门尚没贴“这才是霍处长宅”之类招帖,也只有作罢。于是乎,每当傍晚有人敲门时我总是不再开门,而是厌厌地喊:“对门!”以致我的同学朋友来时忍不住问:“什么‘对门’呀?”

不过去年,有阵子没人敲门了,觉得奇怪,心想这老头儿可能是出差或公款旅游去了,但又听见有钥匙开门之类的响动,便又想这老头儿八成退下来了。

忽一日又有人敲门,条件反射般喊了声“对门”,却听见门外的人说:“就是‘对门’!”

想着是谁开玩笑呢,拉开门一看,竟真是霍处长一脸堆笑看着我。惊讶归惊讶,人之常情的礼节还是有的。请进。让座。倒茶。“我是你邻居。”老头儿一坐下,便自我介绍。“知道。你是霍处长。”我掏出烟往他手里递着,猜测着他的来意。

默坐了会儿,霍处长搭讪说:“瞧,住了这么久邻居,还不知道你在哪儿上班呢。”我报了单位,他说:“其实我今天也没啥大事儿,就是想请你帮个忙。”“你请我帮啥忙?”我有些诧异。霍处长却并不在意什么,问我单位里缺不缺临时工,比如看大门的。

“你一个处长还不能给人找份临时工的活儿?”我想他一定是在为亲戚帮忙,但又想不出为啥求我。“什么处长不处长的,退了。”霍处长苦笑。我“噢”一声,支吾。

“你没见这阵子找我的人没了么?”霍处长说。我一笑,算是理解。“真的,你们单位缺不缺临时工?”霍处长一本正经又问。“你真会开玩笑。”我仍是不信,笑着接腔。

“其实我并不想退,可又不能不退。”霍处长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当官是个好差使,多少人挤破头想当官,当了官当然不想退了。我想,嘴里却说:“干了半辈子工作,退下来养养鸟种种花打打太极拳,其实挺不错的。”“我还能工作,也想找点活儿。”霍处长说,“再说我对花鸟一点儿兴趣也没。”

霍处长说得认真,我却好笑,敷衍:“我操心给你问问就是。”没想,这句客套话,却让霍处长千恩万谢地走了。

一直在里间看电视的妻出来了,问我:“对门那老头儿找你干啥?”不用说,妻对霍处长的光临也十分奇怪。我把霍处长想找工作的事儿一说,妻一撇嘴,笑了:“别吹了,我才不信一个堂堂处长会让你找工作!”“这有啥稀罕?”我说,“退了,哪还有旧时的风光?”妻想了想,说:“当官的都爱面子,能放下面子求你,你该帮帮人家。”“话虽这么说,可像他这样谁要啊。”“有啥不能要的?”妻不解。“你想,整天吆三喝四指挥别人,忽一天让别人吆三喝四指挥他,他能行吗?再说,不定哪天犯了官脾气,谁受得了啊。”我说。“说也是。”妻若有所思,“不过,毕竟人家找你帮忙,你能行,就帮帮他。”“一介平头儿,咱哪有这本事?”我说。

“唉,你好好混吧!”妻感慨。

“唉!”我也感慨。

此后日子里,每和霍处长在上下楼时遇上了,就有了些话语,比如“你好。”只是我奇怪,他却再没跟我提过“找工作”的事儿。

和睦的日子久了,我见了他,就叫他“霍伯”,他哎哎地应着,很亲昵呢。

#打卡挑战局#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softer.com/5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