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以前为什么叫苏维埃(为啥叫中华苏维埃)

之前说一大批苏联回来的学生,涌进了共产党的领导班子里,这个难题马上就要让毛泽东来面对了。

毛泽东12月份才知道,原来9月份李立三已经下台了。过了三个月,他又收到消息,李立三去莫斯科进修了。我猜毛泽东终于能松一口气。这小半年,李立三路线就跟咒语一样,天天跟耳朵边呱呱呱,这下清净了。

更好的消息是,原来1930年9月的中央全会上,毛泽东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1931年1月,朱德被选进了中央委员会,是个候补委员。

这是一个迹象,从上半年1930年3月份,共产国际偷偷发了个声情并茂的讣告,就能看出来,莫斯科开始注意到这个不一般的男人了。

斯大林认为政治上成熟又能打仗的红军的建立,是事业的第一步,其成就将会保障革命的有力发展。

1930年夏天,莫斯科指示中共中央政治局,任命毛泽东担任红一军团政委,后来又担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

10月份,红一方面军攻克吉安,成立江西省苏维埃政府。此后,中共就把毛泽东领导的赣西南、闽西两苏区统称中央苏区。中央苏区的意思就是中央的革命根据地,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统一领导党在农村地区的一切工作。

1930年11月10日,共产国际执委会远东局写给中共中央政治局一封信信:

我们红军的指挥员(毛泽东、彭德怀)与政府没有关联,政府是一回事,军队是另一回事……不用说,这样的情形是不合适的。我们需要做出安排以便毛泽东不仅负责军队的管理与作战,而且还要参与政府,负责政府的部分工作。他必须被任命为政府成员(革命军事委员会的主席)。没必要讨论这样安排的好处,这是不言而喻的。

随着职位不断往上升,新的烦恼也来了。毛泽东是怎么看,都看不惯那群苏联回来的学生,跟他们打交道的时候,毛泽东经常忍不住生气,你说东,他说西,你说打狗,他说撵鸡。

1931年3月末,毛、朱德和项英转移到了赣东南,驻扎在一个叫清塘的小村庄里。4月1号,蒋介石发起第二次围剿,这次更疯狂,军政部长何应钦率20万兵力,准备在赣南把红一方面军的主力包围消灭。

毛泽东和朱德几次转移,直到9月底,击退第三次“围剿”,才终于在瑞金市叶坪乡安顿下来。

但是,难题还在后面。

首先是在这一年的4月底,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他领导的机构主要负责的就是在国民党政府控制的城市里组织实施“红色恐怖”。

1931年3月31日,受中央指派,由顾顺章和董健吾护送张国焘、陈昌浩到鄂豫皖的根据地。临走前,周恩来一再嘱咐,任务完成后立即返回上海。因为他太重要了。但顾顺章没听,他跑到汉口,假装是个魔术师,准备干嘛呢,刺杀蒋介石。

1931年4月24日,顾顺章在游乐场里溜达,他曾经的一个下属,后来叛变了,叫尤崇新,碰巧也在这儿。他一看,嘶,这不是我老东家吗,悄悄跟到了顾顺章的住处,立马通知特务机关,逮捕顾顺章。

他掌握大量共产党的重要机密,被称之为中共历史上最危险的叛徒。

被捕后,他向警察招供了中央政治局、江苏省委和湖北省委的所有秘密联络点,导致三千多名中共党员在5月至7月间被逮捕,其中很多人被枪毙。这顾顺章后来还为国民党特务编写特工教材,并且亲自任教,不过最终被国民党处决。

由于他的告发,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向忠发被捕,在拷打下也招供了。

国民党根据他们提供的线索,逮捕了远东局的两个关键人物,这两个人负责的是共产国际向中共提供资金的渠道。从1930年8月至1931年5月,共产国际执委会每个月都给中央委员会提供两万五千多美元。

因为党组织遭到严重破坏,9月中旬,决定再次重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机关。这时候很多中央政治局委员们要么在监狱里,要么已经牺牲,或者去了北方转入地下工作。周恩来回忆说:

共产国际执委会的代表明确指示中央委员们不要去公共场所,不要去会见任何会影响工作的人。根据共产国际执委会代表的命令,在上海设立了临时中央委员会来负责工作;它由卢福坦、陈云、康生、博古、洛甫和李竹声组成,后面三个人不是中央委员。他们的分工如下:博古——政治领导;李竹声——组织局;洛甫——宣传鼓动的负责人;卢福坦——中华全国总工会的领导;康生和陈云领导中央特科的工作,康生兼任工人委员会主席。

以上,是咱们整个共产党内部遇到的难题。接下来,就要说毛泽东的难题了。

毛泽东职位一点点往上升,很奇怪的是,突然各种指责批评也啪啪啪过来了。最开始,是在1931年8月31日,上海寄来一封信,说毛泽东领导的中央局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极其严重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一个是及其严重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而且工作中“缺乏”“明确的阶级路线”。

这封信是谁写的还不太清楚,猜测可能是陈绍禹,信里指责毛泽东说他在土地改革里根据“抽多补少,抽肥补瘦”的原则平均分配土地的做法,是执行“富农路线”。这个陈绍禹到9月末,带着老婆又回了莫斯科,在那里负责领导中共驻共产国际的代表团。他给自己取了个化名,后来他就是以这个名字在咱们中共的史册上留下印记,这个化名叫王明

这封信只是一个开端,10月中旬,项英、任弼时、王稼祥来到了中央苏区。他们先重组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用朱德取代毛泽东担任中央革命军委的主席,王稼祥和彭德怀成了朱的副手。接着临时政治局的代表们在瑞金召开了一个党内会议,对毛泽东又是劈头盖脸一通指责,“狭隘的经验论”、“极严重的一贯右倾主义”、“富农路线”和“游击主义”的错误,四个字,一无是处。

这次会议撤销了毛泽东苏区中央局代理书记的职务。

这年11月,在中央苏区准备召开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大会要把全国的红区统一起来,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有六百多名代表要到这里来,饮食、住宿、安全问题全都要考虑。这都是要毛泽东来负责统筹的。

所以毛泽东没多大心思去争辩。就在大会召开前的几天,叶坪这边收到一封电报,要求在会议上选举毛泽东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和人民委员会主席。

这是莫斯科的意思。

大起大落,要是哪个人心脏不好,就像儒林外史里的范进一样,早就休克八百回了。

11月7日,恰逢俄国的十月革命纪念日。大厅里挂着红旗,到处都是电线,把灯拉亮的时候,一群当地的老百姓惊奇地在外面围着看,啧啧,这亮,据说几个农妇当场晕倒了,我猜是人太多喘不上气。

早晨7点钟,只听见鞭炮噼噼啪啪,代表们走进大厅,台子上有支乐队开始演奏《国际歌》,每个人上衣的左袖子上缀着红星,军帽上有一根丝带,写着“中华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

会议开了两周,大会通过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基本宪法大纲。一周后的中央执行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上,毛泽东当选为这个最高立法机构的主席,张国焘和项英是副手。此外,毛泽东还当选为人民委员会主席;朱德当选军事人民委员;瞿秋白当选教育人民委员。

如果是小说,到这儿可以结束了,读者们心满意足,一口恶气总算呼出去。只可惜这是现实,各位不要忘记,中国的磨难还远远没有到头,这是1931年11月7号,回溯两个月前1931年9月18号,日本人在东北,发动了九一八事变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softer.com/41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