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地洋房火锅(洋房火锅人均多少钱)

周六中午,Emily小姐和Linda在新天地吃brunch,这个网红餐厅满眼都是拿着Birkin割着欧式双眼皮的小姐姐们,走过大家都要相互打量一遍,有个女生拿着一个和Emily卖掉的一模一样的包,Emily还细看了两眼,之后自己都觉得好笑,Linda已经到了:

“Emily,这边!你傻乐什么呀?”

“没有啊,你今天怎么那么准时啊?”

“我搬回新天地了。”

“啊?为什么啊?你和Tom怎么啦?”

“分手了!”Linda爽快并毫无惆怅的说

“好可惜呀,还以为这次你们会有个结果呢。”

“可惜什么呀!简直一无是处,什么都听他爸妈的,又不大方,一家人过的苦哈哈的,出门连住个酒店都要三比四比的,又不是花不起这个钱,一辈子这么过日子我还是孤独终老算了!”

“哎,Tom就是个过日子的人,家里也就做这点小买卖,盘算着点也是对的。”

“还好我这里租的房子租期没到也就没退,否则有的烦了!”

“我看你这次一点都不伤心啊。”

“分手伤心的一大半是因为没新目标!”

“呦,听口气是找到更好的下家了?”

“也不算落实吧,只是有目标了。”

“你这速度可以啊!快说说那人是个什么情况?”

“过几天出来一起玩吧,说不清楚,反正家里背景贼牛的那种。别说我了,你呢?和Riky有发展吗?你可也要多努力啊,年龄可不等人。”

“在发展着看看呢,但感觉不对。”Emily并没有跟Linda说Seven的事。

“走一步看一步吧,骑驴找马呗。”

两人吃饭玩分手时Linda又说:“下周我过生日,到时你一定要来啊!”

“那必须的呀!”

过了几天,Emily下班去练瑜伽的路上,刷到Linda上传的一个朋友圈,是一个代购的截图,其发了一只现下流行的9D色鳄鱼皮爱马仕minikelly2代,并写了:“好可爱,喜欢。”Emily心想这可不是Linda以往的风格啊。正想着,Linda的消息来了,是一张她的生日邀请函照片,周五晚上7点。Emily回复:“一定到。”

周四晚上,Emily到淮海路的爱马仕店里给Linda挑礼物,不好失了体面又没必要太贵,所以她买了条可以做披肩的大围巾,在上海的换季天里,很实用。

周五下班,Emily回家洗了个头,今天不好太喧宾夺主,所以她穿了条以前买的白色Valentino蕾丝连衣裙,美丽又雅致。看时间差不多了,她叫了辆滴滴豪华车去到了位于外滩的餐厅。当晚Linda包下了餐厅的露台,露台有玻璃蓬,满满的被白色和粉色的玫瑰所包围,当中放了个大长桌,桌上有每个客人的名卡,看得出,这个阵仗是出自专业的活动策划公司之手。现场起码有三个专业摄影师在拍照,一走进露台,就看到Linda站在她的生日主题版前和来的客人拍照,今天她穿里一条最新款的Dior裸色斜肩长礼服,妆发看得出都是专业造型师完成的,确实非常漂亮。这时Linda也看到了Emily,她上前彼此拥抱了一下,然后几个摄影师围着她俩合影。

“亲爱的,先随意吃点点心,晚宴马上开始了啊。”Linda示意Emily可以进里面去。

当天来了不少认识的人,大家逢场作戏的聊着天,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晚餐却迟迟没有开始,直到风尘仆仆进来一个女孩子,Linda用百分的热情迎了上去:

“亲爱的,刚下飞机累坏了吧,赶紧这边来座,就等你呢!”说着把这个女孩带到了主位旁边的位子上。

“抱歉,飞机晚点了,生日快乐哦。”这个女孩很斯文礼貌,说着递给了Linda一个袋子,应该是礼物。

走近看Emily想起来了,是一家有名的医药公司的二千金,心想Linda也真是个百搭。

Emily与Linda的座位隔了几个,虽然平时她们关系不错,但这种场合重要的席位总是给身份高一些的人的,而她也早已对这些游戏规则平静的接受。

晚宴结束是After party,安排了舞者和小游戏来活跃气氛。只见进来一个身高1米7左右的胖男孩,长相和气质平平,要不是手上提着的爱马仕袋子,根本不会引起旁人注意。他左看右看,终于找到了Linda,便走过去拍了一下她,Linda见到他倒是激动不已:

“阿伦,你终于来啦!”边说边拉着他坐下,正好坐在了离Emily的不远处。

“嗯,刚下飞机,生日快乐!”

“谢谢,你来我就很开心了,何必送礼物呢?”

“要的,拆开看看喜欢吗?”

Linda打开盒子,从布带袋子里拿出一小角,果然是她发的那只爱马仕。

这一切都被Emily看在了眼里,她明白了一切。

Linda有些喝多了,还在不停的招呼朋友们玩耍。Emily从洗手间走出来正好碰到阿伦进去。

“这位男士,你的表勾到我的裙子了哦。”Emily假装严肃的说。

“抱歉抱歉,那怎能办?多少钱?我陪你。”阿伦紧张的回到。

“那我得回去看看吊牌。”

“好的好的,我给你个电话,你看完了告诉我,给我个帐号。”

Emily心想这男孩子也太实诚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那时候灵感一现,会来这一出。可能所有的第六感和潜意识,以及先前的一切积累,都形成了自动敏锐的捕捉能力。

Emily见不少人都喝多了,便先行回家,走时还给Linda发了个消息:“亲爱的,谢谢邀请,今晚很开心,我先回去了,你也不要喝太多,我们再约哦。”

第二天中午,Emily才收到Linda的回复:“昨晚喝大了,怎么回的家都忘了。”

“寿星必须喝大啊,你醒了?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东西?”

“也好,要不喝粥?胃难受死了。”

两人来到了一家港式餐厅,Linda穿了一套休闲服毫无昨晚的精致。见到Emily就诉苦:

“昨晚不知被谁灌了香槟,本来还好好的,一下就不行了,据说我是被丽丽送回家的。”

“生日嘛,难得开心。对了,那送包的男孩子我可是看见了哦。”Emily坏坏的笑着。

“哎呦,别提了,不知他昨晚看到我的丑状了没有,还想在他那装装清纯的。”

“你们在一起了?”

“没有没有,还在发展中。”

“那这男孩可是真心不错,不过看上去挺普通的,家里很有钱?”

“我告诉你,这男孩可是现在少有的品种,他叫万其伦,他爸万雄,你自己网上搜吧。”

Emily拿起手机搜了一下,万雄涉足的产业众多,是几个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还是这个委员那个委员的,总之眼花缭乱。

“看不出啊,那男孩很低调。”

“我告诉你,他也不是纯属低调,他比你还小5岁呢,刚国外回来,是还没弄明白什么情况呢。他在美国从小读的都是最好的私立学校,那里的人条件都不错,他又长得不帅不高,还胖,据说成绩也很普通,完全没有出挑的地方,他妈还挺强势的,所以没什么太大的自信,男女方面肯定也是,以前在学校从没被追捧过。所以现在是最好把控的,要让他国内再待两年试试,肯定不是今天这样!”

“那你和他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我主动出击比较多,吃过几次饭,他比较宅,就喜欢在家打游戏,打那个什么很火的魔鬼,每个月打游戏都花不少钱呢。”

“他对你肯定也有意思啊,否则不会你发个包他就送了。”

“应该有点吧。”

Emily把这一切都记在了心里,也佩服Linda到处能结识人的能力。

晚上到家,Emily用微信搜了阿伦的电话,看到一个游戏人物的头像,心想应该就是了,便毫不犹豫的加了他。另外,从不玩游戏的她下载了魔鬼游戏,还在网上查了一些攻略探索起来。过了一天,阿伦并没有通过她,于是她又第二次发送请求,并留言:“裙子不赔了嘛?”没想过了一小时,微信通过了。Emily翻了下他的朋友圈,都是转发的一些关于游戏的链接。不一会儿阿伦的消息就来了:

“抱歉,裙子多少钱?我赔你。”

“算了,前两年买的。”

“那太不好意思了,你也是Linda的朋友吧?改天请你们吃饭。”

“没关系的,我看你也在打魔鬼?要不你带我打打吧,我是新手,在游戏里老被人鄙视呢。”

“那太没问题了,你账号叫什么?来我队里吧,我带着你打。”

果然一说到游戏阿伦就来劲了。在那以后,Emily一有时间就会玩打游戏,除了在游戏里,在微信上也经常和阿伦聊天。

这世上所有的事除了尽人事还要听天命,人在欲望面前又没有过人的资本之时,就会想到求助于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Emily早前就听说澳门有个叫宏清的法师,香港有个明星就是找了他之后遇到了巨富,并为对方生下了两个孩子。于是她趁周末准备来个寻师之旅。说来也有意思,这个师傅的联系方式是她在一个论坛上获得的,这论坛上的人都迷信这一套,有位热心网友就私信了Emily宏清法师助理的电话。很早Emily就给法师助理打过电,确认这个周末师傅在澳门,并且预约了时间。

说实话,Emily心里有些害怕,毕竟人生地不熟,而且助理说约见地点是在师傅的家里,也就是一个小区里。于是Emily想起了云哥,云哥是之前和华哥去澳门是认识的一个赌厅的股东,当初华哥去玩都是云哥一手安排。她拿起手机给云哥打了过去,表明到时能否麻烦他安排一个车给她,云哥非常上路,问只要车吗,房间安排好了没有?Emily说自己在网上已经订好了,Emily确实只是为了安全,想找个人陪同,没有其他任何想法。

这段时间Riky依然很忙,而Emily表现的很大度体贴,叮嘱他多休息,不用担心自己。Seven想来上海看她,她说周末要陪父母去香港,回来联系。

抵达澳门云哥派的司机已经到了,先送她到酒店check in,然后按照约定的时间来到了宏清法师助理给的地址,是一个不错的小区,法师助理已经在楼下等她了,司机问要不要陪她上去,他故意回复说不用了,我去25A座,不会太久的。

助理把Emily带进屋内,是一套大复式,风景非常不错,一楼放着许多神神佛佛的摆件,助理又将其引入一间房间内,并叫她等一下,法师马上下来。Emily环顾四周,墙上贴着许多宏清法师和名人明星的合影,不乏许多众所周知的名字,房间布局十分庄严,窗前有一个坐台,上面铺着张有各种图案的垫子,想必就是法师的座席吧。这时进来一位60岁左右的老人,穿这一身普通的白色衣服,脸色不太好,还时不时的咳两声。他往垫子上一座,用不太好的普通话问到:“找我求什么事?”

他的助理在一旁说:“我已经把你的诉求告知师傅了,你可以自己再说一遍。”Emily恭敬的跪在法师面前说:“您好,师傅,我主要是想求姻缘,我希望找到一个能让我人生更上一层楼的另一半,还想催旺我的整体运势。”“那就是求贵人缘啦,贵人来了运势也就旺啦。”“是的师傅。”宏清法师随即拿出一盘金箔,一个小火盆,和许多印满花纹的符咒。念各种经咒中间不断示意Emily跪拜,不到半小时的时间Emily已感觉两腿发酸,之后法师又将金箔贴满她的脸,念了一段经咒,结束后即可擦去。整个过程半个多小时,便耗去了Emily小姐88888元,临走时法师给了她一张美女头像的佛牌,和一小瓶油,告诉她佛牌放在家中高处,油可以涂在自己的眼睛嘴巴等地方,能增加人缘,也可以涂在心上人的身上。Emily问法师的助理:“这些物件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吧?”助理明白了她的意思,说:“你放心,这些东西里头没有阴物,都是法师念经加持的提运之物。”Emily这就放心了。

回去路上云哥来电说晚上一起吃饭,Emily想也应该当面谢谢他,所以便答应了。

晚餐在一家非常出名且难订的日料店,这家店只有8个位子和2个房间,但今晚被云哥他们一行人全包了。进到餐厅,里面已经坐了6个男士在抽雪茄喝whisky,桌上放了2瓶山崎50年,和一些小菜。云哥示意Emily坐下并对大家介绍这是上海来的一位小妹妹,众人看了看她继续他们的聊天,Emily也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知名的商界大佬,而这几个人也以抱团著称。听他们讲话,今天貌似手气不错,赢了不少。云哥问她:

“你是来找宏清法师的?”

“云哥你怎么知道?”

“去那个小区的人都是去找他的啦,你觉得这些东西有用吗?心理作用吧!我见过太多男男女女去找他的了。

“心理作用也好啊,就当增强点自信心了。”

坐了一会儿,突然进来一大批女孩子,云哥站起来拍了下手:

“哎呀,终于到啦,这是刚刚用我们的飞机从台北接过来的美女们,来快点自己找位子坐!男女隔花座啊!”

云哥话音刚落就听到这近10个女孩子嗲嗲的找位子坐下了,其中好几个Emily都很面熟,她们就是台湾俗称的通告艺人,经常可以在知名的综艺节目上看到她们。但上通告钱很少,所以这才是她们的主业吧。这些女孩穿的衣服并不算很高级,但台湾女孩皮肤都不错,也很懂的凸显自己的长处,再加上服务意识特别强,会说话,会发嗲,能忍耐,情商高,所以特别受欢迎。其中有个女孩还带了自己才16岁的亲妹妹一同来,她俩坐在了一位最受追捧和尊重的大佬旁边,不停的为其夹菜敬酒,每喝一杯都要用胸往大佬身上靠一下,她妹妹脸虽然清纯一些,但发育的可不清纯,时不时用深邃的乳沟对着大佬。随着酒意正浓,女孩们窜来窜起的敬酒贴胸,男士们也逐渐放开上下其手,这场面实在香艳。门外的主厨和服务人员集体进来鞠躬打招呼,门口等候的马仔拿进来一大袋现金,给了他们每个人2万港币的小费。发完后,又给了在场每个女孩10万港币,说是吃饭的奖励,随后他们还要去会所唱歌,意思是表现好的还有奖励。Emily小姐当然也少不了喝几杯,但主要她是个旁观者,再说今晚争奇夺艳的太多了,也顾不上她。晚饭结束后她便告辞了,她连华哥都主动放弃了,这种局对她已无意义。

回到上海后,Emily觉得是时候要更主动的向阿伦发起攻势了。她实在不是打游戏的料,再在游戏上折腾下去,估计阿伦要嫌弃她了。她给阿伦发了消息,说是要谢谢他的指导,想请他吃宵夜,阿伦答应了。

那天晚上两人约在了洋房火锅,先是一阵闲聊,Emily得知了阿伦不愿和父母住在浦东九间堂的别墅里,自己住进了衡山路酒店式公寓

“你和Linda认识很久了吗?”Emily问

“也没有很久,朋友聚会上认识的,她性格真是不错,我以前在国外常听说国内女孩一些不好的事情,但回来后碰到的都很好啊,你也很好啊。”

“嗯,Linda是个不错的朋友,你跟她说了吗我们出来吃宵夜?”

“没有啊,她生日玩的太累了这几天好像病了,说回老家父母那休息几天。”

“是的,她也和我说了,她特别真性情。”

“嗯,有一次我爸非要让我陪他去长沙出差,我家在那搞了个很大的产业园,领导请我爸过去做个论坛,吃饭尽是喝酒,我又不吃辣,别提多难受了,没想到我和Linda随口说了一句想吃鼎泰丰,她下午就打包了鼎泰丰的小笼包和拌面飞过来看我了,我特别不好意思,因为晚上我被我爸硬是拽到另一个城市去考察去了,她又当天飞回去了。”

Emily没想到Linda这丫头现在也真是长心了,也还好阿伦被他爸拉走了,否则说不定现在就没她什么事儿了。

“是啊,Linda对朋友们真的都很用心的。”Emily故意避开他俩是否对彼此有意思的话题,这样她以后就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等她回来我请你们吃饭。”

“嗯,不过她估计没那么快回来,可能还要陪陪孩子吧。”Emily低头假装不经意的说。

“孩子?”

“Emily没跟你说过?哎呀,完了完了,那我多嘴了。”

“没有啊,说都说了你就讲吧。”

“Emily之前结过婚但遇人不淑又离婚了,有个孩子已经很大了,哎,我都挺心疼她的。”Emily又装作要哭的样子:“你可别说我告诉你的,我怕她生我气,我看你们关系不错以为你知道呢,要不你就别提我们今晚吃过饭这事了。”

“知道了,不会的。”

Emily有看到阿伦眼里隐约的失落。

吃完饭阿伦开车送Emily回家,比起有些小富二代动不动就布加迪或Lafa,阿伦只是开了辆路虎,看得出他父母在金钱上从小就灌输了价值观,又或者以他家的实力早已没必要用车来幼稚的体现了。

到家门口,Emily很随意的侧身拥抱了下阿伦,并谢谢他的宵夜,下车时还摸了下阿伦的手,提醒他慢点开。她站在路上特意挥手注视着阿伦的车,等车不见了踪影才转身上楼,她也看到阿伦在反光镜里看了她。

生命往往就是这样,像一次次的旅程,启程落幕、转折探索、追寻超越,而其中的酸甜苦辣无非就是一半想拿起,一半想放下。

Emily小姐看着阿伦的车消失在黑夜中,她的心里也不是一点忐忑也没有的。毕竟Linda也算她为数不多的朋友,于是她又对目前的形势好好的做了分析。首先,阿伦这个男孩子的家庭背景和个性以及目前的心理状态,错过真的也许就不会再遇见了,一生一次的机会,况且Linda就算和他开始发展,能有结果的可能性不大,她离过婚有孩子,岁数差了近10岁,阿伦的父母无论如何是不会同意的。而她自己无非就是大了几岁,能成的概率比Linda大多了。其次,Emily知道她的黑历史无非就是以前跟过华哥,而这件事肯定瞒不住,所以一旦能和阿伦走在一起,她必须自己找机会和想个说法,把这件事交代清楚。再次,若想和阿伦真正的修成正果就必须在短时间内落实。否则以国内复杂的社会风气,时间一长肯定黄掉。

虽然已是深夜,Emily依旧给自己泡了杯红茶。不去践踏别人就很难从现有的阶层中翻越出来。而一面是两三年的塑料姐妹情,一面是能改变人生命运的机会,相信很多人都会选择后者。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Emily趁热打铁,尽量多与阿伦聊天甚至见面,加深了解他的性格。除此之外还不断从其它渠道打听阿伦家的真实情况。这不,依依来上海了她俩相约吃饭,餐厅订在外滩金融中心的上海滩,边看着浦江美景,边诉说着心事。依依穿着一件Fendi紫貂皮草,里面一身白色连身裙,看似丰满了不少。

“亲爱的,才一点时间不见,你怎么气色更好啦!”Emily说

“是胖啦,最近一直在备孕,还真把自己当孕妇养了。”依依哈哈一笑

“怎么样还没有吗?”

“没有!我现在才知道怀孕还真不是件容易事,所以人家说生孩子要趁早是有道理的,你也要抓紧啊!年纪越大越难!”

“你去医院检查过吗?”

“全面体检过了,都没问题,君哥以前就有小孩,肯定也没问题,医生都说生孩子是缘分,现在的人半年一年怀不上也是正常的。”

“以前觉得是母的就能生,原来怀个孕那么不容易啊!”

“那当然,而且我还每个月算时间做功课的!”

“广告里那种测排卵的工具吗?”

“可不止!我可是每个月都去医院做卵泡监测的,这个最准,只要时间一到,君哥哪怕是在月球我都追过去!”

“真是不容易,但是亲爱的,不要急,你们身体都好着呢,就像医生说的只是缘分没到,再坚持几次早晚会有的。”

Emily一边安慰着依依一边把那番话记在了心里。她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饮料继续说:

“对了亲爱的,你知不知道有个叫万雄的人,他儿子叫万奇伦?”

“好像有点耳熟啊,长什么样有照片吗?”

Emily索性点开了百度,把他的照片和资料递到了依依面前。

“哦,他啊!”然后坏坏的看着Emily问:“你这是看上老的还是小的了?”

Emily打了一下依依:“坏蛋,说什么呢,我认识了他儿子!”

“你问对人了,我记起来了,有次我和君哥在香港IFC的利苑吃饭,正好在门口碰到他,君哥和他打了招呼寒暄了几句,那天我认出来他带着个很漂亮的香港小明星,所以我就问了几句他的情况。”

Emily双眼放光,心想真是找对人了!拉着依依的手说:

“我就知道问对人了!你跟着君哥毕竟站得高看得远,赶紧透露点军情给我吧!”

“你别急我慢慢告诉你,你看上的肯定是万雄大老婆的儿子吧,他应该比你小几岁。”

“大老婆?他还有几个老婆?”Emily惊讶的问。

“几个倒没有,只有两个,还有一个老婆也跟着他十多年了,他俩有一个10岁的儿子,那小孩听说天资卓越数学不知道获了多少奖了!孩子他妈从名校毕业后就和万雄在一起,估计为了避免两个老婆冲突,这个目前住在英国,有时也在香港,帮他打理一些海外的生意。但万其伦他妈肯定早就知道了,权衡下来,只要不影响她的正室地位,又远在异乡,也只能妥协了。”

这是个爆炸性信息,Emily一时还沉静在消化中。

“不过那么有钱的男人从一而终才不正常呢,万雄还算好的,两个老婆处理的至少表面相安无事,其她那些莺莺燕燕都不当真玩玩而已的,你说那二老婆那么多年,熬都熬成真爱了。”依依继续说到。

“原来是这样,我一直以为万其伦是独自呢。”

“你真对他感兴趣?他那个妈可不是好对付的,也是个厉害的主,听说她和万雄是两小无猜,她家里条件好一些,所以父母一直不同意,她俩是私奔的,后来来到城里,一起倒卖电子产品起家。你想想看,一介女流不惧家里压力,跟着个穷小子,没日没夜坐绿皮车倒货做买卖,听说身上装着现金还被绑架过。她可是个狠角色!”

“听说她妈是挺厉害的,但万其伦性格倒是不错的。”Emily轻生的说。

“往往妈过于强势,儿子都不行,历史上母强子弱的案例还少吗!”

Emily这顿饭吃的信息量可谓很大。直到躺在床上还在盘算思索着。难怪万其伦豪门子弟的狂妄不算很多,她妈过于望子成龙和强势性格的压迫反而造成了他的阴影,他父亲那么忙常年不在家,他从小也不优秀,有可能他自己也知道还有个出色弟弟的存在,所以像别人那样最普通不过父爱也是缺失的,家庭的光环反而是只黑笼。

所以要拿下万其伦就必须战略上强势,战术上温柔。很多男性择偶的标准都会和其母亲的特性有所相似,他能对Linda感兴趣也说明了这一点,他已经习惯了被成熟的强势的女性来引导,但在一起的过程中,女孩必须给他足够的体贴和自信,以呵护他脆弱的心灵。

说干就干,Emily觉得她俩来来回回吃饭聊天也那么段时间了,再不冲刺就要过劲了。于是她给阿伦发了条消息说:“你明天什么时候在家?我闪送点好吃的给你,给我个地址。”不一会阿伦回复了,说明天下午4点以后都在家。

第二天周六,Emily中午就忙碌起来,买菜做菜,就做了几个像糖醋排骨红烧鸡翅这样的家常菜,毕竟今天醉翁之意不在菜。

忙完后,Emily小姐洗了个澡,穿上一套性感的黑色绑带Agent Provocateur内衣,再一件非常紧身低胸的Alaia连衣裙,套上Maxmara大衣,喷了几下CoCo小姐香水,当然还抹了点宏清法师的油来壮胆。

她提着几盒子菜按着阿伦家的门铃,阿伦穿着套灰色家居服打开门看到Emily非常惊讶:

“你怎么来了?”

“我本来想叫闪送的,但怕他们骑电动车撒了,又不是很远就自己送来了,怎么?不欢迎还是不方便呀?”

“当然没有,快进来。”

Emily走进屋里,典型酒店式公寓的风格,还算干净。

“你在干嘛呢?”Emily边说边脱下外套,露出玲珑的曲线。

“打游戏啊,你这一大袋子是什么呀?”

“你上次不是说一个人住吃腻了外卖,想吃家常菜嘛,我给你做了几个。厨房在哪儿?我去热一下,差不多晚餐时间也到了。”

“我就随便一说,你也太有心了吧,那边就是厨房。”阿伦准备把Emily带进厨房,但被Emily阻止了,Emily的手轻轻的打在他胸口温柔的说:

“我去弄就行了,你去玩吧,好了我叫你。”

阿伦也感觉到Emily今天有点不同,但也说不清楚哪里不一样,让他有点意乱情迷。过了一会儿,有两只手搭在他的肩上:“饿了吧?开饭了。”Emily拉起他的手走向客厅。

桌上的摆盘很漂亮,Emily夹了块排骨给阿伦说:“赶紧尝尝,给点意见。”

“嗯,很好吃啊,没想到你那么会做菜。”

“以前跟我妈妈学的,我妈妈从小就跟我说女孩子必须得会做饭。”

“我妈就从不做饭,我最喜欢吃我家保姆红姐做的菜,可惜她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回老家了。”

“以后想吃家常菜就告诉我,我给你做,包月还可以打折哦。”Emily开玩笑的说。”

两人说说笑笑的吃着。

“你打游戏别忘了休息哦,长时间精神紧张不好,哪怕看看电视也行啊,那个很火的综艺节目你看了吗?男孩子选秀的。”

“没兴趣,那些男孩看着总觉得有点脑残。”

“就当放松嘛,挺有意思的,马上开始了,一起看会儿吧,我给你看我最喜欢的那个男孩。”说着把阿伦拉到沙发上坐下。

“那我去冰箱里给你拿蛋糕,我妈刚从巴黎带回来的。”

阿伦拿了盒Le Meurice的精美蛋糕和两瓶气泡水,Emily索性坐在了地上,这样阿伦从上往下把她坚挺的胸部一览无余。节目开始后,Emily兴奋的向阿伦介绍着选秀成员,阿伦一脸鄙视:

“娘娘腔,一点男人的感觉都没有。”

“那怎么才是有男人味呢?”Emily突然含情脉脉的抬头望着阿伦,胸贴在他的腿上,早就意乱情迷的阿伦放佛得到了鼓励,亲了Emily,而Emily则一跃坐在了阿伦身上。

这天晚上,阿伦应该很尽兴,凭Emily的感觉,他确实不是男女关系特别丰富的人,而她也不能表现的过于老司机,只能顺应着阿伦的节奏给予最大的配合与鼓励,大战三个回合。

第二天一早Emily就回家了,对这种小男孩还是要吊着点,不能让他吃太饱,之后的日子Emily也控制在每周三次左右的约会,而且绝对不在男方家里过夜。

Linda回上海后也约过Emily一次,吃饭时Linda说阿伦不知为什么最近对她很冷淡,Emily只好不作声,过一会儿又劝慰她:“亲爱的,阿伦她妈太强势了,其实就算你和他好上了,有结果的可能性也不大,还不如把精力放在实际一点的地方,我交大隔壁班有个同学,40岁左右长的也仪表堂堂的,开建筑设计公司,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了,离异但孩子跟着前妻,真的很靠谱的一个人,我介绍给你吧?你们聊聊看。”

“那能一样嘛,阿伦这种条件值得博一博啊!”

Linda这边Emily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两星期后Emily的大姨妈如约而至,其实送菜那天应该正值她的排卵期,意乱情迷下阿伦肯定也没有做保护措施,但之后都有,这种家庭的小孩这方面的事父母肯定从小会敲警钟的。但Emily并没有放弃,这次大姨妈结束后她就买了试纸开始侧排卵,到了第十天她还去了和睦家医院做排卵监控,这天医生告诉她卵子成熟了,未来24小时就要排了,她毫不犹豫的给阿伦发了张极具诱惑力的照片,让他晚上到她家里,正值上头的男孩怎么经得起这种考验,当然招之即来。

阿伦走进Emily的家环顾四周:“这楼挺老的呀。”

“我一女孩,也就这么点能力了,又不想住的太远。”

Emily招呼阿伦坐下并在他脸上亲了深深一口,说:“今晚煮面吃好嘛,我煲了鸡汤,本想再炒两个菜的,但今天肚子一直不太舒服。”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随便吃点就成。”

“没大碍,就是姨妈快来了,每次来之前都这样。”

Emily撒了个慌,非但姨妈不会来,而且这天是排卵期,但这样说可以放低阿伦的警惕,因为连学生都知道姨妈来前是安全期。

吃完饭,两人在沙发上就云雨了一番,今天Emily穿了套可爱的粉色内衣。

“你知道吗?我真觉得不可思议。”Emily娇柔造作的说。

“为什么呀?”

“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我妈妈一直跟我说不要高攀,找个平凡的人过正常的日子最幸福。”

“哈哈,那我们就不配过正常日子了嘛?不要想太多了,其实都一样的,你看我不也就天天吃个外卖打打游戏嘛。”

“不一样怎么能一样呢?”Emily说着说着竟然眼中含泪。

“怎么了是我说错话了吗?”阿伦有点不知所措。

“不不,我只是害怕再受到伤害。”

“我怎么会伤害你呢,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以告诉我。”

“我除了留学时交过一个男朋友,回国后也只交过一个,但带给我的却是伤痛,我一直不敢再轻易打开心扉,直到遇见你,但我也很犹豫,你太优秀了,我怕自己福气不够。”

小男孩很容易被挑起保护欲:“从小到大从没有人告诉过我我很优秀,我就是个普通人,但我一定会保护你不会伤害你的!”

“那时我父亲突然心脏病发作,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打电话给他求助,是他安排了最好的医生才救回我爸一命,我爸做点小生意,是比普通工薪家庭稍好点,所以能供我出国留学,若不碰到事也能知足的生活,但一碰到什么事我们这种家庭既没什么社会资源,也没多少可以挥霍的钱,感觉非常无助。在我最脆弱的时候,他不断的关心我们给我们帮助,就在一起了,虽然他比我大很多岁。可是,没想到除了我他还有其它女人,这是我接受不了的,我把他送给我的所有东西和优越的生活都还给了他,和他分手了。所以我妈妈才会让我找个普通能过日子的人,太优秀的男人会很累。但是,命运又捉弄我,又把你带到我的面前。”Emily边说边留下了眼泪。

“不要胡思乱想,你是个好女孩,我不会伤害你的。”阿伦紧紧的抱着Emily。

Emily选择在这天坦白是因为首先这事迟早要说,其次这天是排卵期,阿伦看着Emily楚楚可怜的样子就陪了她一晚上,这晚上到白头,每多一次云雨就增大一些怀孕的几率。

从那后的一星期,Emily就开始买试纸测是否怀上了,她看网上说最快的10天就可以测到了。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他俩的事还是被Linda知道了,这天中午Emily正和同事在吃饭,Linda的电话来了,Emily仿佛有第六感,觉得来者不善。她起身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喂,亲爱的。”

“你可真能装,我把你当朋友,你却偷偷的抢男人!难怪假惺惺的给我介绍男朋友,你是心里有鬼吧!”

“你冷静一点Linda,我那天说的确实都是发自内心的话,你和阿伦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何必浪费时间呢,我也不是故意的,这都是命吧,再说我问过你,你说你和阿伦只是朋友还没有在一起呢!”

“我不可能你就可能了?还真以为自己是白莲花了?!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你就是生生的撬了朋友的男人别不承认!”

Emily见Linda情绪激动,而且这事她俩肯定也没有再做朋友的机会了,索性说了一句:“你冷静一下,我还要上班。”便挂了电话。

Linda果然无法释怀,她先在朋友圈指名道姓的骂Emily,又在微博用小号并添油加醋的散布Emily的事情,还给那些八卦号投稿,无非就是说她伪白富美,被大哥包养,不止一次抢朋友男人,私生活混乱什么的。Emily把朋友圈和微博都设了可看期限,保持沉默。她现在只一心扑在阿伦身上,别人说什么她不在乎,只要阿伦能信她就好。很多关乎命运的事都是在寂寞如雪的日子里完成的,并且,最终别人也不会关心你是怎么爬上来的,这个世界只看结果。

Linda觉得自己还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阿伦的妈妈,她蹲在阿伦的公寓下面等她出现,终于有一天她看见阿伦和他妈一同走进公寓,Linda就在下面等,直到临近晚上,阿伦母亲一个人走出来,Linda上前去叫了一声阿姨,阿伦母亲愣了一下:

“这位姑娘你找谁?”

“阿姨,我是阿伦的朋友,我们都很担心他,你知道他谈恋爱了吗?那女孩可不是简单的人,以前被华哥包养过,私生活非常混乱,名声很不好,我们都怕阿伦被骗了!”

阿伦母亲从来不是普通女人,虽然心里有点惊讶,对儿子有一万个草泥马,但表面依然不动声色:

“谢谢你,这位姑娘,我知道了,阿伦还小,遇到各式各样的人都很正常,我相信他有辨别的能力。”

说完拍了拍Linda的肩,司机帮她开了车门,她留下一个微笑便走了。

同在这天,Emily测到了两条杠。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softer.com/3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