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抬棺是什么意思(九龙抬棺是哪九龙)

只见棺材之中金光闪闪,就好似天上繁星发出的耀眼光芒,棺材中飞出九条五爪黑龙,身上坚硬的龙鳞闪着黑色的光泽,巨大的龙头龙角高昂,虬须獠牙,让人心生畏惧,一股沉香沁人心脾,黑白无常不自觉的就想跪倒参拜。

九龙抬棺,难道是····?”想到这里黑白无常面如死灰,双腿竟有些发软,这黑白无常都是四品妖帝,二人联手实力更是接近神级,究竟是谁能让二人如此害怕。

九条黑龙在墓室中飞舞,缓缓落地,一边四条黑龙分列棺材两旁,龙首低垂,就好像在迎接自己的主人一般,最大的一条黑龙趴在棺材前方,龙尾冲向棺材龙头向前,整个身躯就仿佛是阶梯一般,似乎在恭敬的等待着什么

此时棺材中缓缓走出一人,双脚踩在龙尾上,顺着龙身踏龙前行,此时九龙齐吼摄人心魄。

只见此人五十岁左右的年纪,一头紫发披散在双肩,面容俊朗,但是岁月的痕迹让这张脸显得格外沧桑,却让人不想把视线移走,一双眼睛深邃且威严,那是无数尸骨堆积出来的杀伐之气,一袭白衣,裸漏着胸膛,胸膛上无数的疤痕散发着血色的光,身材修长,衣襟上画着幽冥国各类妖兽,双脚赤裸正一步步走向龙头,衣袖一甩双手背于身后。

黑白无常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高呼道:“谢必安、范无赦参见妖祖!”

这正是幽冥国统领万千妖兽兵马大元帅,幽冥皇室靠山王,一品妖神,天下第一高手,人称幽冥妖祖的:楼天!

“小黑小白好久不见,你二人可有长进?”楼天缓缓说到,虽然面带微笑,可是黑白无常二人,确是战战兢兢,他们是黑白无常,可眼前的这个人确是地狱之王,想当年四国混战,在弑神之战中楼天一人杀尽四国82位帝级以上高手,其中还有两位神级高手,麾下妖兽屠戮四国数十万人,差一点就让极乐大陆重回洪荒时代。

“回禀妖祖,我二人年幼修气时幸得您指点一二,终身受用。叩谢妖祖大恩”说着哐哐的磕了十多个响头,黑白无常真是发自内心的害怕这喜怒无常凶残无比的魔王。

楼天没有说话,而是望向了趴在地上不知死活的楼雨三人,当他看到楼雨时波澜不惊的脸上有了一丝内疚,他转过头来盯着黑白无常,黑白无常恐惧无比。

“我与你们也算有些渊源,但是你们千不该万不该伤了一人,说吧你们想怎么死?”

“妖祖饶命啊!妖祖饶命啊!”黑白无常像小鸡啄米一样拼命磕头。

他们知道楼天要想杀死自己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或许比那还要简单,妖帝与神看似只差一级,但就是这一级功力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就像一个孩童和巨人一般,更何况楼天还是一品妖神,要知道到达神级之后每升一品都艰难无比,有的神级高手一生都困在四品无法突破。楼天一品妖神,真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这样吧,不杀你们也可以,但是我要你们进我的天地乾坤图。”

天地乾坤图,一品妖神楼天的终极法宝,极乐大陆四大宝器之一。可以吸纳天地间一切修气者与凶兽,进入图中的修气者或者凶兽誓死效忠图的主人,否则立刻气丹爆裂魂飞破散永世不得再生。

黑白无常只能点头答应,虽然不愿失去自由当人奴仆,但是总比去死要好得多,况且天地乾坤图里与世无争也是个修炼的好地方,再者说,如果把主人伺候好了,主人大发慈悲恢复自由也不是不可能。

楼天意念一动,一道黑色卷轴赫然出现在空中,这卷轴,通体漆黑,两端血红,隐隐有黑烟冒出,楼天眉心黑光一闪,天地乾坤图缓缓展开,一道黑烟从图中喷出瞬间将黑白无常裹住,然后凭空消失不见。

楼天转过身去,左手一挥,一团黑烟将楼雨三人包围,三人只觉得体内真气充盈,楼雨身上开裂脱落的皮肉竟渐渐愈合,三人逐渐睁开眼睛,看见这九条凶神恶煞的黑龙不禁吓了一跳,当他们看到龙首上紫发飘飘傲然而立的楼天时不禁更是害怕万分,这绝世的气质,让人不自觉的想要膜拜。

待看清这一切之后,筱雅顿时喜笑颜开,“楼王叔”

“恩,小雅竟长这么大了,你娘可好?”

“娘她很好,就是很思念王叔,这次特地让我来寻找王叔,希望王叔能重回万妖城。”

“哼哼”楼天笑而不语,而是看向了轩辕奔雷,“祝融甲,看到它让我不禁想起了一些往事,那时我和他的上任主人还都是少年,你和你爹真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你爹可还好吗?”

轩辕奔雷竟一收往日的油滑,一脸正经的深鞠一躬,说到“晚辈焚阳国轩辕烈四子轩辕奔雷见过楼伯伯,我爹从小就给我讲你们一起闯荡江湖的故事,他说他这一生自认容貌天下第二仅仅比您差了一点点,”说着抬起了巨大的黑头,咧开嘴露出个傻笑。

楼雨和筱雅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楼天看看轩辕奔雷脑补了一下他爹轩辕烈的大脑袋,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楼天缓缓走下黑龙慢慢的走向楼雨,每走一步脚下都有一朵黑色桃花。

楼雨看楼天走向自己不免有些紧张,但不知为何他觉得这个人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甚至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

“晚辈楼雨见过前辈。”

楼天走到楼雨身前伸手轻抚他的双肩“小楼一夜听风雨,小楼一夜听风雨啊,我得雨儿都长这么大了”

轩辕奔雷和筱雅面面相觑,楼雨似乎猜到了些什么。

“雨儿,我是是你爹,楼天!”

楼雨微微有些发愣继而是无比的愤怒,“爹?!我没有爹,我爹早死了!”

“雨儿是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娘”

“你不配提我娘!你知道我娘她有多思念你吗?每到下雨的夜晚我娘就坐在屋子里发呆,嘴里翻来覆去都是那两句诗,后来就掩面痛哭,她的眼睛就是因为你才哭瞎的!要不是你我娘又怎么能那么早就去世!”

“什么?你娘她?是我对不起她,是我对不起她,不过我马上就要去陪她了,我会当面和她道歉的”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softer.com/1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