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符号的qq网名大全男生英文,QQ网名符号男生?

1、

这一次出行,陆湛似乎没有避讳萧苗的意思,萧苗终于知道了陆家的底子。

萧苗觉得当初自己要是拒绝陆湛,可能萧氏集团早就不复存在了。

萧苗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两个月后,陆湛会放过她吗?

如果不放,她又该怎么办?

“在想什么?”

陆湛走到她的身边。

萧苗摇摇头。

“要不要去你的学校看看?”

在萧苗怔愣间,莫妮卡也过来。

“你们要去哪里?”

莫妮卡就是陆家为陆湛精心挑选的另一半,四国混血,长得很漂亮。

陆湛没有说话。

萧苗礼貌地回道:“去哥大走走。”

莫妮卡道:“那边我熟,我陪你们去吧。”

陆湛轻笑,“她是哥大读了六年。”

他指着萧苗。

莫妮卡微微尴尬,“苗,你好厉害。”

萧苗有些好笑,陆湛这什么意思。

陆湛:“莫妮卡,你找别人吧,我没空。”

莫妮卡咬着唇,一脸的委屈。

“陆哥哥,小时候你还带着我玩呢,怎么现在这么无情了?”

萧苗差点笑出来,这个莫妮卡中文一般,说出来的话倒是不一般。

陆湛拉过萧苗的手,瞪了她一眼。

小东西这是在看他的戏呢!“我和我女朋友出去,再带着你多不方便。”

说完,他抓着萧苗,“走了!”

司机开着车,萧苗和陆湛坐在以后。

“莫妮卡再来找你,你离她远点。”

陆湛的语气里透着几分怒意。

“莫妮卡挺可爱的。”

“你看人真准!”

什么眼神!莫妮卡看着单纯,心思可多着呢。

不然,陆家人怎么会想到她。

萧苗看着窗外,“这是去哪?”

“陪我去打猎。”

陆湛轻笑,“一会儿给你打个皮草。”

“你太残忍了。”

“别激动,在美国这是合法的。”

陆湛约了几个朋友,看来这些人都是各种高手。

萧苗听他们的意思,是要比赛。

陆湛问道:“你觉得谁会赢?

猜对了有奖励?”

萧苗:“什么奖励?”

陆湛:“随你。”

萧苗轻笑,“一言未定。

那我猜你。”

陆湛一手圈过她的腰,“这么看好我?”

萧苗笑:“我赌他们有求于你。”

陆湛咬牙,“你好好看看。”

萧苗对打猎一点兴趣都没有,奈何她现在也走不了。

陆湛枪法精准,百发百中。

萧苗翻着手机,一个小时前,崔竟给她发了信息:出差顺利吗?

萧苗想了想,回道:挺好的。

崔竟:什么时候回来?

我去机场接你。

萧苗皱了皱眉,她也不摸不准陆湛什么时候回去。

萧苗:等我回来联系你。

崔竟发了一个柯基的表情包,配字等你。

萧苗被这个表情逗笑了。

她回道:这狗很可爱。

崔竟:你喜欢狗吗?

我妹的狗生了五只小狗,正在找主人,你喜欢我们回头去看看。

萧苗:好。

陆湛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她在玩手机。

“和谁聊天呢?”

萧苗收好手机,“一个朋友。

你们结束了?”

陆湛看着她,“你赢了。”

萧苗表情依旧,“恭喜你。”

陆湛笑:“应该是恭喜你,你想要什么奖励?”

萧苗沉默了片刻,动动嘴角。

“别急,你好好想想。”

涉猎结束,陆湛和朋友告别,带着萧苗去了别处。

“不回去了?”

萧苗问。

陆湛挑眉,“怎么还想陪着我的家人?”

萧苗抿着嘴巴不说话了。

“我的工作已经完成,这两天我们去海边度假。

我也得好好享受二人世界了。”

“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这么急?”

“公司还有很多事。”

陆湛眯着眼,“那看你晚上的表现。”

萧苗恨极了他这副表情。

私人海滨沙滩,清清静静的。

萧苗以前去过东南亚的沙滩,和现在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人和人的差距不是一般大。

陆湛知道她喜欢这里,“先去换身衣服。”

萧苗:“你又准备好了?”

陆湛:“当然。

难不成让你裸奔?

不过这里没人,你想裸奔,我也不介意。”

“陆湛,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怎么正经?”

陆湛问。

萧苗推开他。

萧苗去换衣服,陆湛这家伙也没安好心,给她选的都是三点式的泳衣。

她硬着头皮换上,幸好,还找到一条丝巾。

等她出来时,陆湛已经坐在一旁的沙滩椅上了。

萧苗踩着软软的沙子,慢悠悠地走了一节路。

这一刻,她才放松下来,在沙滩上画着画。

也不知道陆湛什么时候过来,“你画的是猪?”

“是狗好吗!你别踩进来!”

陆湛弯下腰,在一旁画了一只猪,他玩心一起,写了两个字母:xm。

“陆湛,你真幼稚。”

她在狗的旁边写了两个字母:lz。

陆湛挑眉,突然画了一个圈。

萧苗再一看,他竟画了一个爱心,将两人的名字和狗、猪都圈在了里面。

那一瞬,萧苗慌了,甚至有些惊恐。

她愣了一下,“我去喝点水。”

她快速离去,心脏扑通扑地跳动着。

过了半晌,陆湛回来了,他的脸色黑沉沉的。

萧苗安静地喝着水。

“给我倒杯水。”

他冷冰冰地开口道。

萧苗一看,水已经没剩多少了。

她起身准备回去拿些水来。

陆湛不满:“你又要去哪?”

“没水了。”

陆湛看着她一脸无辜的样子,生生咽下那口气,端起她的杯子喝光了里面的水。

“坐下。”

萧苗想了一下,还是坐下来。

这时候还是不要惹少爷为好。

两人沉默了许久,陆湛终于开口。

“晚上,我想吃你上次做的炒蘑菇。”

萧苗心想,你一会儿和大厨说就是了。

“大厨回去了,这两天我们得自己做饭。”

萧苗无语,“是让我做饭吧!”

“你知道就好。”

陆湛回道,“走吧,我饿了。”

这会儿起风了,她穿的少,还是进屋吧。

两人回去,陆湛看着她身上的纱巾,越看越碍眼。

他控制欲强,抬手扯了扯丝巾。

“太丑了!”

萧苗怒,这丝巾是她前段时间刚买的,也不便宜,“我觉得挺好看的。”

陆湛一把扯过扔到一旁,“去洗澡。”

萧苗脸上的错愕都没来及的收,这家伙堂而皇之地拉着她进了卫生间。

色狼到哪里都改变不了本质。

这一次,陆湛极具耐心,萧苗哪里是他的对手。

“陆湛——陆湛——”她又羞又怒叫着他的名字。

2、

当天,萧苗吃到晚饭已经到十一点,肚子咕咕叫。

陆湛摸着她的肚子,“这声音像小孩在里面叫。”

“那不是小孩,那是妖精了。”

萧苗回道。

晚饭是陆湛做的,一碗面,味道清淡。

陆湛还隐隐期待地等着萧苗的评价。

萧苗违心高评,“还不错。”

陆少爷笑了。

那是他这一生第一次下厨。

临睡前,陆湛丢了一小瓶药给她,“这药副作用小,以后就吃这个吧。”

萧苗吃完药,心也安定下来。

晚上,陆湛搂着她,“苗苗,你想过以后的生活吗?”

萧苗昏昏欲睡,这会儿卸下了所有的戒备。

“想回去陪我妈妈。”

“然后呢?

有没有想过结婚?”

“不想结婚,只想和我妈在一起。”

“那想不想和陆湛在一起?”

陆湛半坐着,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她。

萧苗挪了挪身子,脸朝着他那边埋过去。

“不想。”

她嘟囔着。

陆湛抬手抚过她的脸颊,“你会想的。”

话语坚定。

一周,萧苗和陆湛从美国回去,莫妮卡说,她有时间也会来c市。

“苗,我来找你。”

“好。”

萧苗欣然答应。

她知道陆湛不高兴,莫名的有种报复的喜感。

陆湛丢了两个字:“随你。”

回到c市后,萧苗连加了一周班。

那天,和崔竟相约见面,又是大风大雨,她到餐厅的时候,妆容有些狼狈,气色也不是很好。

崔竟这个人真的很绅士,一晚上对萧苗都很照顾。

萧苗知道他是看上她了。

两人条件相当,在一起也是郎才女貌。

萧苗:“你这个条件为什么要出来相亲?”

崔竟坦诚道:“因为先看了你的照片,你很漂亮。”

原来是外貌协会的。

萧苗笑了。

崔竟:“这周末还要加班吗?”

萧苗:“你有什么安排?”

崔竟:“有个朋友在霓裳镇附近开了一个农庄,对农家乐有兴趣吗?”

萧苗默了一下,“好啊。”

两人吃过饭,又去附近的步行街走了走。

等到十点,崔竟提出送她回去。

萧苗:“不了。

我开车的。

那我们周末见。”

崔竟:“周末我开车来接你。”

萧苗点点头,“好。”

萧苗回去时,已经快十一点了。

陆湛这两天不在c市,她打开门,家里黑漆漆的。

灯打开,她换上了拖鞋,漫不经心的放好包,脱了外套,才发现客厅的沙发上有人。

她吓了一跳,“你回来了!”

陆湛抬眼看着她,眸光冷冽。

萧苗走过去,见他脸色不好。

“怎么了?”

陆湛浅浅开口,“苗苗,相亲愉快吗?”

萧苗像被人点了穴,定在那里。

陆湛缓缓起身,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凝视着她。

“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你能耐了。

前晚上还睡在我身边,和我、亲吻,隔天就去见别的男人。

我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么贱呢!”

萧苗脸色一白,“我就是这么贱,不然也不会为了贷款,和你睡,做了你一年的情人。”

“可这时间还没有到呢?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找下家?

萧总,你也是生意人违约了该怎么赔偿呢?”

陆湛一字一字说道。

萧苗浑身发冷,“你还想怎么样?”

陆湛抬手卡着她的脖子,“苗苗,你知道我脾气不好!”

萧苗:“陆湛,我也是人,不是你养的动物。”

“呵。

我养的动物至少还有良心。”

陆湛眼圈通红,收到消息时,他是不信的。

看到照片,他只觉得脸疼。

萧苗喘不过气来,她挣扎着去抓他的手,“放手!”

陆湛松开了手。

萧苗望着他,这个人就是魔鬼。

“你想做什么?”

陆湛冷冷看着她,“我想做什么?”

他喃喃低语。

“我他妈想杀了那个男人!”

他抬手砸了一个花瓶。

那花瓶100多万买的。

当时萧苗喜欢,却没有买。

过了几天,花瓶突然出现在家里。

碎片洒满一地。

萧苗站在那儿,身影单薄。

“你应该也知道我们的关系,一年时间也快到了。”

“呵,在我身边你就这么勉强?

你为了萧氏集团牺牲这么大,萧家人知道吗?

不知道他们知道萧大小姐卖身给我,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萧苗眼底暗的一丝光也没有,她低声说道:“在美国的时候,你答应给我一个奖励。”

陆湛挑眉,嗤笑一声。

萧苗咽了咽喉咙,“我想提前结束我们的关系。”

陆湛怒极抬手扯着她的衣领,“如果我不同意呢?”

“随你吧。”

萧苗毫不掩饰的疲惫,“你想公开我们的关系,我无所谓。”

“你就不怕那位知道?

坏了你的姻缘。”

萧苗笑,也不说话。

陆湛推了她一下,萧苗退了几步,踩在花瓶碎片上。

“明天早上,我不想在看见你。

连同你的东西,滚!”

陆湛背对着她。

萧苗动了动嘴角,“谢谢。”

陆湛转身,她就像一个傀儡娃娃。

“萧苗,你是我见过的最贱的女人。”

萧苗弯了一下嘴角,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萧苗当夜就拿了东西离开了,陆湛给她的东西,她不会拿,所以也没有什么需要带的。

她搬回了家,一个人独坐着。

脚下被碎片划伤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

陆战能放她走,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

她想,以陆战的气性,他是不会再找萧氏公司麻烦了。

陆湛第二天早晨从书房出来,助理也过来了。

陆湛扶额:“把c市的项目重新规划一下,找人到这里来接替我的位置。”

助理:“好的。”

陆湛:“我后天回美国。

这处房子帮我处理了。”

助理记在笔记本上。

陆湛的目光扫过地上的碎片,看到地上有血迹,“你流血了?”

助理:“不是我。”

陆湛的眉心皱了皱,“房子暂时不卖了。”

萧苗这些日子一直在回笼资金,她想尽快将那笔贷款的钱凑好,以备不时之需。

等来等去,一个月后,到了她和陆湛的一年之期的日子,那边也没有人上门,她松了一口气。

这天早晨,她喝了几口牛奶,再也吃不下早餐了。

上午开完会,她的胃又开始反酸。

助理见她脸色不好,“萧总,你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这一个多月萧苗累的几乎没合眼。

萧苗喝了一口水,头也疼。

“嗯。

可能是这段时间失眠的关系。”

3、

隔了几日,萧苗抽空去医院检查,挂的肠胃科,她还想自己不会那么倒霉得了胃癌之类的病吧。

男医生五十多岁,听她说完情况,笑了笑,“建议你转到隔壁妇产科看一下。”

“嗯?”

萧苗震惊,那一瞬,她想到了什么。

男医生朝她点点头,“不要怕,去看看吧。”

萧苗浑浑噩噩地来到妇产科楼层,挂上了一个专家号。

女医生和她母亲一般年纪,很和蔼,“上次月经什么时候结束的?”

萧苗咽了咽喉咙,报了时间。

她又强调了一句,“我月经不准。”

女医生一脸温和,“做个化验就知道了。”

萧苗脸色苍白,“我是不是怀孕了?”

女医生:“以我的经验是的。”

萧苗看着女医生的胸牌,这家医院的专家不会错的。

“我想预约手术。”

女医生望着她,“你先去检查。”

检查结果,她确实怀孕了。

真是可笑!算算时间,是她在美国那时候怀上的。

她明明吃药了,怎么会怀孕呢?

“我要流掉这个孩子。”

医生看着检查单,“确定不要吗?”

萧苗点点头。

医生不在说什么,“你的身体有点虚,还有先兆流产的迹象,这两天好好休息。

手术安排在下周。”

“好。”

她浑浑噩噩地出了诊室。

萧苗从医院回到家中,立马就去翻包,她记得药片被她带回来了。

药片还剩下一半,美国……

萧苗咬着唇,仔细看着上面的英文,最后她确定这只不过是维生素而已。

陆湛是故意的吗?

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

是想她怀孕替他生个孩子?

他是疯了吗?

萧苗头痛越来越严重。

第二天,她去上班的时候,正好有个会。

她的脸色苍白,幸好可以靠化妆遮一下。

会上,几个高层提议,再向陆氏贷款20亿。

萧苗望着他,“你去谈,拿下贷款,年底给七位数分红。”

那人望着萧苗,“萧总,这事还得靠您,陆总对您青睐有加。”

萧苗冷着脸,只是看着那人。

“谁出的提议谁去贷款。”

她凉凉回道,气势压人。

众人噤声。

萧苗恍然,刚刚她的语气神态怎么越来越像陆湛了。

“服装代言人怎么样了?”

“人家嫌我们出的钱太少。”

萧苗嗤笑,“一个刚出道的大学生也敢叫800万。”

她把文案扔到一旁。

“那就换人!”

“萧总,这轮明星的报价都涨了。

我们出的钱,也只能找十八线了。”

萧苗揉了揉眉,“找素人,气质清纯点。

提前培训一周,再请专业的指导。”

众人看着她,心想她是疯了不成。

萧苗挑眉,“难道你们还有别的好方法?”

众人自然没有。

散会后,萧苗回到办公室,助理给她倒了一杯咖啡。

她看了一眼,“帮我倒杯水吧。

对了,把我下周的时间空下来,我要休假。”

助理:“好的。”

萧苗拿过桌上的日历,她看着上面的数字。

当初被她圈起的那天已经过去一周了。

听说,陆湛已经回美国了。

这样也好,他们之间再也不会有牵连了。

萧苗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内心烦躁。

随即,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涓涓的号码。

“苗姐,怎么这时候给我打电话啊?

你不上班吗?”

“涓涓,周六你来c市吧,我有点事需要你帮忙。

民宿如果找不到人看着,停业一周。”

“啊!苗姐,出了什么事了?”

萧苗轻轻拧着眉,看着窗外。

“苗姐——”涓涓要哭了。

“没事,不要怕。

是我——”她深吸一口气,“我怀孕了,要做个手术。”

涓涓听了这话,更难受了。

“我今天就过来,苗姐,我来陪你。”

萧苗弯了一下嘴角,“那好吧。

路上小心。”

这个世界还有个人,和她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待她如亲人一般,她也挺幸福的。

涓涓过来后,萧苗的心情也好了一些。

晚上,两人躺在大床上。

涓涓问道:“苗姐,你不喜欢陆先生吗?”

萧苗沉默了片刻,“我不知道这一生还能不能爱上一个人。”

涓涓:“你真的不想要这个孩子吗?”

萧苗不说话。

涓涓咬牙:“如果你以后都不会结婚,留下这个孩子呢。

我听说流产很伤身体,弄不好以后都不能怀孕了。”

萧苗皱眉,肚子一阵绞痛。

她说道:“我自己小时候就没有爸爸,难到让我的孩子以后也没有爸爸吗?”

涓涓瞬间明白,她怎么忘了?

从他们懂事起,当时镇上的小孩子会欺负萧苗,只因她没爸爸。

她握紧她的手,“苗姐,你别怕,我会陪着你的。”

她觉得萧苗这样好的人应该得到男人一辈子宠爱的。

小时候是父亲的小公主,长大了是老公的小公主,可偏偏,她过的如此艰难。

半夜,涓涓被萧苗的梦话惊醒的。

“陆湛——陆湛——”萧苗叫着陆湛的名字,睡梦中,她的眉心都是紧皱的。

苗姐是喜欢陆先生的吧?

只是苗姐能爱上他,得有多难?

涓涓轻轻拍着她的肩头,安抚着她。

她真是瞎了眼,当初还以为陆湛是好人呢。

只有她知道,外表强硬的苗姐其实内心真的很软。

手术那天,下着大雨。

c市的气氛一下子降了大几度。

早晨出门时,萧苗的脸色就不太好。

涓涓静静地开着车到了医院,一切如常。

萧苗穿着大衣,带着围巾,人缩在衣服里,露出一张巴掌大的脸。

这两个月来,她瘦了六斤,之前好不容易养的肉全掉了。

“涓涓,我肚子有点痛。”

萧苗弯着腰,额角的汗珠滚过。

“怎么了?”

涓涓慌了,她毕竟不懂。

“我去叫医生。”

萧苗恍惚地看着前方,来这层的都是女人,有的人是妈妈陪着,有的人是另一半陪着。

她的耳边传来了熟悉的手机铃声。

“姑娘,是你的手机在响。”

旁边的阿姨好心的提醒她。

萧苗从包里拿出手机,是陆湛那位助理的电话。

“萧小姐,您好。”

“有什么事吗?”

“打扰您了。

是这样的,陆先生回美国前给你留了一些东西。”

“我不需要。”

“我只是替陆先生转达。

东西我已经用快递寄出了,请查收。”

“是什么?”

“一套房子,以及一笔钱。”

萧苗只觉得浑身发冷,陆湛有钱,从来不会亏待他的女友。

莫妮卡说的果然不错。

她轻笑着,在陆湛眼里,她不过只是他露水情人中的一个而已。

“姑娘,你怎么了?”

那位阿姨扶着她软下去的身体。

萧苗眼前一黑,小腹一阵热流涌下去。

这孩子要自己走了吗?

助理听着电话里有些不对劲,一片嘈杂。

他还是和陆湛汇报了一下。

“先生,我已经和萧小姐联系过了。”

陆湛抬首,漫不经心地问道:“她怎么说?

收下了?”

“萧小姐一开始拒绝了,后来她问了是什么东西,再后来,我听着她好像晕倒了。

我再打她电话没人接了。”

陆湛表情冷漠,“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她有她一贯的高傲,会收下吗?

过了很久,陆湛终于拨通了萧苗的电话,这是他第一次给分手的女人打电话,那端响了很久才通。

“喂——”

“是我。”

“我知道。”

萧苗的声音无力,脸上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

“给你的东西不值什么钱,也是你该得的。”

萧苗忍着痛,“那我就多谢陆少的慷慨了。”

陆湛默了一下:“我对女人向来慷慨。

如果将来你结婚,我还会给你送上大礼。

毕竟,你跟我的时间也不短。”

萧苗眨眨眼,“陆少,我们还是别再联系了。

没事我挂了。”

她实在没力气说了,直接挂了电话。

陆湛听着那端嘟嘟的声音,抬手砸了手机。

助理从门外走进来,“先生,我刚刚查到萧小姐她——”

“从此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她!”

陆湛语气阴鸷。

助理闭上了嘴巴,“好的。”

涓涓早已泪流满面,“你为什么不告诉他?”

萧苗闭上眼,“让我睡一会儿。”

涓涓咬着唇默默哭着。

萧苗的手轻轻放到小腹上,这孩子可能知道她不想要她,怕她自责,所以选择自己离开的吧。

可惜,陆湛早点打她的话,这孩子还能听听他爸爸的声音呢。

4、

萧苗因为身体虚弱,在医院住了一天。

第二天出院,天气晴朗。

“阳光总在风雨后,以后我会好的吧?”

“会的。”

涓涓搀扶着她,“让你在多住一天,你就不听我的。”

“我不喜欢医院。”

“那回家,你要听我的。”

“好。

我听你的。”

萧苗弯起了一抹浅浅的笑容。

不远处,一名男子一直看着她们。

“你到底看什么?”

男子身旁的女孩子不乐意了,“是不是你前女友?”

“是萧苗。”

“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我都怀孕了,你还惦记着别的女人!”

“你忘了!去年,我生日,陆湛带她过来的。”

“喔!想起来。

傲慢姐!她怎么也来医院了?

莫非是怀孕了?”

“不知道啊。”

“你去问问。”

“问啥!关我什么事!陆湛都回美国了,他们也分手了。”

“我好奇行吗?”

男子到底问到了。

“靠!真怀了,孩子又流了!”

“她怎么这么傻啊!孩子生下来也能分陆湛的财产啊!几辈子不愁了!”

男子看着他老婆,一脸无语。

陆湛的钱就那么容易分到吗?

“萧苗的事你别嚷嚷!陆湛就一疯子,他的人我们都离的远点。”

“呵!谁说谁是狗!”

不过萧苗手术后第三天,就回公司了。

涓涓气的不行,“他们把你当什么?

打工的机器吗?

没看到你瘦的就剩骨头了。”

“那不是白骨精了!”

“你还笑。”

涓涓很生气。

“好了,别气了。

这几年竞争大,生意难做。”

“那就别做了!苗苗,你就心疼心疼你自己吧。

萧家根本没把你当成自家人。

你还要证明什么?

在他们眼里,你干的再好,也别不上你妹妹你弟弟香!”

萧苗惨淡一笑,“我已经习惯了。”

涓涓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不说了,吃饭吃饭!一会儿下楼跑步去!”

“天!今天都零下四度了!”

“我被你气糊涂了。”

涓涓整整陪萧苗一个月,她就像小妈妈一样,天天给她做营养汤。

每天都会给她发条信息,提醒她多喝水。

她查了很多资料,生怕萧苗因为这次手术影响以后。

萧苗好不容易长回了两斤肉,不过,体质比以前差了很多,特别容易感冒。

她开着玩笑,“奔三的女人不如二十出头的小女生了。”

新年后,她收到一个消息。

陆湛和莫妮卡要结婚了。

听到消息时,她很平静。

那个熟悉的名字对她而言好像是一个符号,想起时,她会痛,却也能笑着应付自如。

她和陆湛的过去终于成为了过去。

5、

时间对内心有伤的人来说是最好的解药,它会在不知不觉间抚平表面的伤口,而藏在深处的旁人永远不会得知。

这三年,萧苗生活依旧如常,她把心思都花在了工作上。

圈里都称她为“拼命三娘”,也笑她不过是萧家的打工仔而已。

萧苗全然不在意。

幸好,当初陆湛放她一马,他们关系知道的人并不多,不然,她根本没法在c市待下去的。

当然她这般条件,追求她的男性很多,可她从来都是拒绝的。

萧家人也不再给她介绍相亲对象了。

只是萧父几次欲言又止,“苗苗,遇到合适的人可以接触一下了。”

萧苗笑,“爸,我知道了。”

萧父叹了一口气,“苗苗,你很好,比爸爸厉害,你很像你妈妈。”

萧苗静默着。

萧父:“是我对不起你。”

萧苗长的像她的母亲。

孙晏萍是个美人,聪明大美丽。

一个女孩子从小镇来到大城市,镇上的人都夸她,时常对孙家父母说,以后要享福了。

孙晏萍如果没有遇到萧父,她会成为c市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学老师,以后嫁人,这辈子应该也不会差的。

可是她偏偏遇到了萧家大少爷,大概命不好吧。

恋爱是美好的,婚姻却不一定。

两个人家庭差异大,性格差异也大,相处久了,弊端慢慢地就出现了,爱情也被磨灭了。

离婚后,孙晏萍带着萧苗回到了霓裳镇,她做了镇上一所小学老师,再也没有嫁人。

萧苗喉咙微酸,“爸爸,当初你和妈妈离婚,你为什么不要我?”

这是她耿耿于怀的事,从懂事起,她就想问了。

“不。

苗苗,我怎么会不想要你呢。

只是你妈妈想要你,我想你在她身边会好的。”

萧苗一直觉得因为她的妈妈,萧家人不想要她。

其实,她知道是这样。

她和她妈妈生活虽然清苦一些,但是她妈妈对她真的很好。

她知道,每年她的生日,妈妈总会带她去一趟市里,给她买一件新衣服。

萧苗幼儿园毕业那年,萧父过去了一趟,提出了让萧苗去c市上学。

这一次,孙晏萍为了女儿妥协了,只是她提出了条件,“不要让苗苗接触你们家的人。”

萧父硬着头皮答应了。

孙晏萍一个农村姑娘,看的透彻。

萧家人根本不会重视萧苗的。

城里的小学条件好,萧苗聪明、努力,很快就适应了学校的生活。

从小学一年级到小学三年级,总有个叔叔常来看她,每次都会给她买新衣服、新的学习用品,还有很多东西,还会带她去吃好吃的。

那个叔叔说,他是她爸爸的朋友。

有一次萧苗问道:“为什么我爸爸不来看我了。”

叔叔说:“你爸爸工作太忙了。”

萧苗当时太小,还有些不明白。

只是她很羡慕,那些有父母接送的孩子。

她每每听着周围同学说,周末爸爸陪她跑步,爸爸陪她弹琴,爸爸陪她看书……

她很想她的爸爸。

后来,萧苗遇见了萧麦才知道,那个叔叔是她爸爸的司机。

她的爸爸会来接萧麦放学,会参加萧麦的家长会,学校运动会他也来了,还有他的妻子、儿子,他们一起为萧麦加油。

谁也不知道,她在不远处的大树后面偷偷看着。

萧苗迫切地想要父爱,她接近了萧麦。

只因年纪小,所有人都觉得这姐妹俩相逢是偶然,只有萧太太她始终觉得萧苗是故意的。

是的,萧苗是故意的。

萧家对萧苗提出了要求,“如果你要回萧家,那就不要再和妈妈那边联系了。”

萧苗答应了,自此,一直到她考上大学那年,她才回了一趟霓裳镇。

孙家人却没有让她进门。

她的外婆有些老年痴呆了,已经认不得她了。

“你才不是我家苗苗,苗苗去人贩子拐走了,不见了。”

萧苗眼睛被泪糊住了,她几乎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遗憾、悔恨让她根本没有面目见他们了。

后来,她妈妈出来了。

这么多年,她依旧漂亮,只是她那头黑发中添了很多白发。

“苗苗——”

“妈——”这许多年,她都在想她的。

孙晏萍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她递出了一张卡,“这是给你准备的大学学费。”

萧苗僵住了。

“拿着吧。”

她摇摇头,说不出话来了。

孙晏萍把银行卡塞到她手里,“密码是你的生日。”

“妈——”

孙晏萍转过身,“我能给你的不多,你赶紧回去吧。

天晚了,不安全。”

萧苗抓住了她的手,“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谁。

苗苗,你有你的选择,以后好好生活。”

孙晏萍拉下她的手,走进了院子。

那扇铁门再次合上了。

萧苗有时候想想,她觉得她的性子还是像她妈妈多些的。

做事总是冷静而决绝。

每当夜深人静的,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也会想起陆湛。

那个强势傲慢的男人,现在想想,陆湛那个人对她好也是真的好。

是她这么多年以来,得到的不可多得的爱。

如果那是爱的话,他的爱也是夹杂着情欲。

只是陆湛爱过她吗?

他们的开局错了。

他始终不是她的良人。

这一年,公司发展越来越艰难了。

萧家想要和韩家联姻,寻求生机。

听说,韩家长辈看中的是她,而萧家这边又想把萧麦嫁过去。

公司上下都在议论,萧家人未免太偏心了。

萧苗和韩遇安见过一面,韩遇安圈内多少人想要的女婿,可惜,她对韩遇安没有非分之想。

她主动联系了韩遇安,直接表明了来意。

韩遇安望着她,“萧总,这是韩萧两家的决定,你是代表萧家的意见?”

“韩总,我的身体并不太好,嫁给你怕是不能为韩家传宗接代。”

“现代科技发达,你也不要太悲观。”

萧苗心里骂着韩遇安,“韩总,我的妹妹萧麦你知道吗?”

韩遇安点了一下头。

“其实她更适合你。”

“喔,是吗?”

“我想萧家很快就会找您的家人谈了。”

韩遇安一脸无谓,萧家两姐妹,姐姐是个女强人,妹妹外号“败家千金”,长辈们都是喜欢贤惠的儿媳妇。

不过,他也不喜欢长辈的安排。

萧苗也能感觉出来,韩遇安对她无意,她今天过来也只是确定一下。

如她所料,韩遇安最终娶了萧麦。

6、

那场婚礼很盛大,新娘美若天仙,新郎俊逸非凡。

萧苗帮忙招待着亲友。

亲友们有的拿她打趣。

“苗苗,你也要加油啊。

女人啊,工作再好都不如嫁的好。”

“就是啊。

你看麦麦,天天就知道买买买,还嫁了这么有钱的老公。

你也别傻了,遇到合适的赶紧结婚。”

萧苗头疼不已,幸好,堂姐的女儿跑过来。

“姨,我要吃巧克力。”

萧苗抱着她,“走,姨带你去。”

小女孩才三岁,长的粉粉嫩嫩的。

“姨姨,好香,喷香水。”

萧苗笑着,“这么小就知道臭美!”

以前她不喜欢孩子,觉得孩子烦。

现在见到小孩子,她总会不自觉的投去目光,眼里含着温柔,还有酸楚。

那个孩子如果在的话,现在也两岁两个月了。

“嫂子——”突然有个男人喊道。

萧苗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人,有些眼熟,叫她嫂子,这是认错人了吧?

“哎,嫂子,我是陆湛的兄弟。

当年,你参加过我的生日的,咱们见过。”

萧苗脸色瞬间一变,“抱歉,你认错人了。”

说着她赶紧走了。

“我眼不瞎,5.2!我记性也不差!”

男人看着萧苗急匆匆的背影,再看她手里抱着的孩子。

“我的天!湛哥的女儿啊!”

他立马给陆湛打了电话。

“湛哥,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和你汇报!”

“说!”

陆湛冷冷地回道。

“萧苗,你还记得吗?”

“你要说什么!”

“哎,这样的。

我今天不是来参加婚礼吗?

我碰到萧苗了,她还和以前一样。

只是,她抱着个小女孩。”

陆湛神色顺便紧绷了,这三年,他再也没有关注萧苗的消息。

对他而言,女人都一样。

“小女孩两岁多的样子,我远远瞧着有点像你呢。”

“你确定?”

“湛哥,其实,三年前,我在医院妇产科遇到过萧苗。

湛哥……”

陆湛挂了电话,把助理叫进来。

“去查查萧苗这三年所有的事,哪怕是个小感冒我都要知道。

另外,安排一下我的行程,我要回一趟c市。”

陆湛在回国的飞机上,看完了萧苗的消息,三年前她做了流产手术。

就在他们分手一个多月后。

陆湛满脸肃杀,震惊不已。

只觉得他被耍了!那个女人,真是心狠啊。

萧苗今天右眼皮一直在跳,从早就开始跳。

秘书说,她是用眼疲劳过度。

她想晚上回去遛完狗早点睡。

等她开车到家,突然右前方一辆车撞过来。

她吓了一跳,连忙打着方向盘,车子撞到了一旁的大树上。

咚的一声响。

她人也惯性往前,胸口撞在方向盘上。

真疼。

她咬牙下车,走到肇事车旁,看一眼车标,名车啊。

车主是喝醉了?

她抬手敲敲车窗,车窗缓缓而下,那个人嘴角浮着一丝冷笑,“好巧不见,萧总。”

几分薄凉,几分冷冽。

萧苗只觉得浑身发冷,大脑嗡嗡作响。

陆湛缓缓下车,“这次要多少钱?”

他问。

萧苗动了动嘴角,终于挤出了一句话,“不用了。”

“喔——”陆湛尾音上扬,“不找我算账了?”

萧苗摇摇头,“不用了。”

说完她转身要走,现在她只想安静。

陆湛却抓住了她的手臂,“等一下。

你不和我算账,我还有帐和你算。”

萧苗被他大力一扯,人也踉跄地歪了一下。

“去哪谈呢?

你家还是我家?”

萧苗重新站好,“陆湛,你到底要做什么?”

陆湛眯着眼,“杀人偿命。”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萧小姐这么聪明会不懂我的意思?”

萧苗望着他,“陆湛,你我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谈的。”

陆湛恨不得掐死她。

周围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保安也走过来。

“萧小姐,需要帮忙吗?”

萧苗朝他点点头,“谢谢。

我和这位先生正在谈。”

陆湛扯了一抹笑,“你真是到哪都有男人相助。”

“请你停止你恶心的想法。”

“我恶心?

那当年是谁和我睡了十个月。”

陆湛眯了眯眼。

萧苗知道他的个性,陆湛狠起来,就像一个魔鬼。

“去我家谈。”

她住在这里,总有人认识她的。

一开门,狗狗就跑过来,围着萧苗的腿边。

“乖,自己去玩。”

她随手拿了一个球扔向远处,狗狗追球去了。

陆湛跟在她身后,打量着这间蜗牛房。

“我给你的钱你都花光了?”

萧苗也不理会他的冷言冷语,“陆湛,你到底还想着怎么样?”

她对视着他,好像也没什么可怕的。

陆湛坐在沙发上,他拿起桌面的一个橘子,把玩着。

这房子虽小,可是布置的却十分温馨。

“萧苗,你有过我的孩子。”

他开口,说话的表情如冬天的寒冰一样冷。

7、

这短短的一路,从见到陆湛开始,萧苗就猜到陆湛应该是知道了她怀孕的事,不然他怎么会大费周章地找她呢?

“是。”

她回道。

“那个孩子呢?

你藏到哪里了?”

陆湛是有一丝小期待的,他希望萧苗没有打掉孩子,而是偷偷生下了孩子。

“打了。”

萧苗没有情绪的回道。

陆湛微微眯眼,那是他动怒的小讯号。

空气安静,像是凝固了。

狗狗在角落孤孤单单的玩着球,主人今天怎么不陪它玩呢?

它眼巴巴的看着,可是它也怕,那个陌生男人周身都透着杀气。

“你真狠啊!”

陆湛说道。

“萧苗,你有想过我吗?

我的孩子,你竟然不问问我,就私自决定他的生死?”

萧苗毫无生气的站在那儿,“当初我们的约定里没有让我替你生孩子这一条!”

“呵!”

陆湛站起来,抬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我刚刚已经把你撞死。”

萧苗莞尔,“你现在也可以动手。”

陆湛:“杀人偿命!萧苗,陪我孩子的命!”

萧苗闭上眼,“陆湛,你是个魔鬼!我怎么会为你生孩子?

生下来,他算什么?

私生子?

我再贱都不会为你生孩子!”

“住口!”

陆湛暴怒,“萧苗,你在故意激怒我?”

萧苗抿着嘴巴。

“怎么?

都不敢看我了?”

萧苗睁开眼,“我见你就觉得恶心。”

因为刚刚撞车的关系,她的胃一直翻滚着,她一直强忍着恶心感。

她对上了他的眼睛,那一瞬,她恶心了。

陆湛额角的青筋都爆出来,“别告诉我,你又怀了!”

“怀了又怎样和你有关系吗!”

“是姓崔的还是姓黄的?”

陆湛冷笑,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你要是真怀了,我会亲手打了这个孩子!”

“你这个疯子!”

陆湛笑了,“你应该早就了解我的。”

他的手劲慢慢加大。

萧苗脸色涨红,神色痛苦。

狗狗冲了过来,汪汪直叫,又大力撕扯着陆湛的裤子。

陆湛望着她,三年了,她一点没变,这狗脾气到底怎么养成的?

陆湛遇见过太多女人,解语花、可爱妹子,只有她萧苗永远一副清冷疏离态度。

她要的他都能给她,她就不会说点软话?

陆湛有那么多女人,她也是唯一一个有过他的孩子。

可她倒好,毫不在意地就打了!那时他故意换了她的药,就是希望,她能怀上孩子。

有了孩子,她和他以后一切就会顺其自然了。

她对宠物都能这么有爱,那也是她的孩子啊!

他慢慢松开了手。

“萧苗,我不会放过你的。”

萧苗瘫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

陆湛气冲冲地走了。

大门咚的一声关上了,萧苗嗤笑,她再也不是四年前的那个傻子了。

她爬起来,浑浑噩噩坐在沙发上。

狗狗也委委屈屈地蹲在她的脚边。

她摸摸狗狗的脑袋,“好了,没事了,没事了。”

第二天早上,萧苗起床洗漱时,看到了脖子上的青紫,足以可见,陆湛对她的恨意。

一抬手,胸口也是又酸又疼,骨头应该被撞伤了,估摸着要一个星期才能好。

她特意戴了一条丝巾想挡住痕迹,不然挺吓人的。

昨晚,她也想好了,等瑞安街的这项工作结束,她就离开公司。

她不管,何况萧家还有韩家做依托,陆湛还能拿什么威胁她?

大不了,她就把这条命给他。

她无所谓,反正这个世上也不会有人在意的。

隔了几天,陆湛都没有在出现,萧苗有些惴惴不安。

以她对陆湛的了解,陆湛肯定会打击她的。

果然三天后,萧苗收到了消息,瑞安街的项目因为资金链断裂停工了。

与此同时,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萧氏女装全国各地实体店关门的消息。

公司的股票开盘十分钟直接跌了9%。

萧苗听完了各部门的汇报。

“萧总,这怎么办?”

“能不能找韩氏集团借钱周转,如果瑞安街的项目搁置了,公司投入的钱将血本无归。”

萧苗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就是他的手段吧?

他要用整个萧氏来给那个孩子陪葬啊。

这才是他的风格。

陆湛坐在家中。

这是他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他到底没有卖掉。

这里面的一切都是三年前的样子。

他给她买的首饰、衣服、包,什么都在。

陆湛抚着额角,当初在美国,萧苗就挑起了他的征服欲,他不仅要得到她的人,还有她的心。

现在他才知道,这个女人估摸着没有心。

她的心里想要就是萧家的认可。

这一天,萧苗都没有找他。

两人都在熬。

看到底谁先出手。

8、

第二天,萧苗参加饭局,陪着某老总吃饭。

陪酒、陪笑,又被占些小便宜。

“黄总,瑞安街将来肯定是新城的发展中心。”

黄总摸着她的手,“萧总,我对那片不太了解,要不你晚上给我上上课?”

萧苗弯着嘴角,“我有什么资格给您上课啊?

黄总说笑了。”

黄总色眯眯地看着萧苗,“我不了解,我可不敢投资。

你知道的,现在市场不稳定,一会儿一个政策。”

萧苗知道这位黄总肯定收到消息了,今晚对她才敢这样放肆。

“黄总,我敬您。”

黄总看着她,“萧总的酒量,喝这点太没诚意了。”

萧苗心一横,拿过酒瓶,满上了一杯。

“那这样呢?”

她仰着头,一口一口的灌下去。

白酒辛辣,从嘴巴慢慢流到胃,她只觉得一阵火烧。

“好!”

萧苗重新入座,小助理一脸担忧,“萧总,您怎么样?”

萧苗拿起筷子,手都在抖,她夹了一块米糕。

“不献身拿不到投资了,算了。

一会儿,结账走人。”

小助理内心满是心疼。

她跟着萧苗一年多了,每次出来应酬,萧苗对她们总是照顾的。

他们不是不懂感恩的人。

那边,黄总还拉着萧苗喝酒。

萧苗看着眼前一桌菜,眼前一片恍惚。

她怎么把自己活成这样?

黄总的手大咧咧地放到萧苗的腿上,轻轻揉着。

萧苗咬咬牙,那种恶心感瞬间让她喘不过气来,身上似有千万只虫子在爬,终于她忍不下去了。

“滚!”

“萧总,你说什么?”

黄总贴近她,“我没听清。”

“我说滚!把你猪蹄拿开!”

萧苗吼了一声。

包厢瞬间安静了,谁都不敢发声。

黄总僵了,满脸的怒气。

“你当你是谁!”

他抬手甩了她耳光,“不过是别的男人玩剩下的。

装什么!”

萧苗被这一巴掌打的耳鸣,她歪着头,突然抬手拿过桌上的一瓶红酒,从黄总头上浇下去!

“天!”

有人惊呼道!

黄总也懵了,简直难以置信。

“萧苗!你敢这么对我!你等着公司破产吧。”

萧苗随手砸了那瓶酒,“都他妈给我滚!”

满地碎片。

黄总带着人愤然而去,谁也不敢对疯子怎么样。

萧氏这边的人也不敢说什么,只有小助理快要哭了。

她当然知道,今晚这一出会带来不可收拾的后果。

“萧总,你怎么样?”

萧苗无力地坐了下来,一一望着他们。

“我真没用。

说好带你们一起打造瑞安街的,看来没机会了。”

她抬手捂着脸,不让他们看到她的伤心无奈。

“薇薇,你们先走吧。

我一个人静静。”

“萧总,我陪您。”

“不用。

走吧,都走吧。”

众人一一离去,萧苗拿出了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那端没有接。

她又继续打,音乐声响了很久,那端传来了声音。

“喂——”

“陆湛,你赢了,你赢了!你还想怎样?

这次要我做多久你的情人?”

萧苗声音沙哑,满脸泪痕。

“一年,两年,还是十年?”

陆湛冷言道:“你发什么酒疯!”

“我是疯了!陆湛,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大家要这么对她?

萧苗喃喃自语,“可能我的出生就是一个错误吧。

我根本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呵呵——”

她就是再努力也改变不了,她不会被接受的。

他也不会放过她的。

“陆湛,我给你的孩子偿命吧。”

萧苗说着,“我没有什么能赔你了。

我也赔不起。”

“你在哪里?”

陆湛吼道,他自然听出来,她的不对劲。

“萧苗!”

陆湛喊道,“告诉我你在哪里?”

萧苗趴在桌子上,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泪花。

“陆湛——陆湛——”她叫着他的名字。

“萧苗,你知道你为什么能怀孕吗?

因为我想让你生个我们的孩子。”

陆湛软下声音。

那段萧苗已经放下手机,什么也没有听见。

小助理一直没敢走,她站在包厢外面等待着,毕竟她也不放心把萧苗一个人丢在这里。

等了好一会儿,见萧苗似乎睡着了,她才走进去。

“萧总——”

桌上手机响起来,小助理拿起手机。

屏幕上的显示的名字是——陆混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softer.com/14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