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借款倒闭了吗_(现金借款倒闭了吗2022)

翻到2020初写的一篇文章,很是感慨。

2019年底开始关注印度现金贷市场,2020年初开始输出对该市场的观点,并通过不同维度参与相关业务。不长的入局时间,却接连见证了印度的疫情爆发、蝗灾、暴乱、封城以及底层人民的生存危机,还有针对现金贷行业的监管、支付通道崩塌、真金游戏的火热、撸贷群体的诞生以及印度现金贷市场的冷冻。在2020年底,又见证印度现金贷的一地鸡毛,大量出海放贷人竹篮子打水。

在决定停更相关内容的时候,还在想印度市场将会在何时复苏?届时那些已转战东南亚和非洲、欧洲的放贷人是否会重返这片伤心地?

昨日和一位依然坚守印度的放贷人聊天获知,他们在扛过一波波低谷期之后,终于在去年迎来市场的小复苏,虽还未恢复曾经的暴利,但已是非常滋润。

印度现金贷的春天回来了吗?

金融讲究周期,市场讲究轮回。

或许,在不知不觉中,我们又回到了故事的起点。现在,再回看自己2020年初的文章,发现有些逻辑,似乎又匹配上了……

旧文如下:

一个人的命运,既要考虑个人的奋斗,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自古时势造英雄,也就是前些年流行的“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上天”。若无时势的推波助澜,每一个人的命运和成就,抛开投胎和祖荫的庇佑,其实相差无几;同样的道理,没有人能够逃脱大势的裹挟。

2020年,初开局,疫情凶猛,餐饮、娱乐、旅游、房地产等行业成为重灾区,无数中小企业濒临崩盘;而口罩、医疗、网游等行业迎来重磅利好,利润暴涨。再次验证,得时势者得天下。

和其他行业同悲同喜不同的是,出海印度的现金贷群体,却在这次疫情期间,两极分化,陷入冰火两重天。

2月6日,印度将2月5日前后到达印度的中国人全部遣返。2月7日,印度官方正式发文,疫情期间,印度不接受任何来自中国的人,包括中国人以及在中国的外国人。所有签证暂时失效,后续解禁计划暂无。

政令一出,哀鸿遍野。一大批准备年后在印度大干一场的放贷机构,不得不选择在国内远程办公。

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是戏文里的故事。在现实中商场如战场,速度就是生命,大多数企业操盘者都恨不得对一线进展实时掌控。因为一着不慎就是满盘皆输。身居国内遥控印度,想想还可以,实操就是泪。

这不,从武汉疫情爆发国人禁足,再到印度禁止中国人入境,短短两周时间,印度现金贷市场就发生惊天大逆转。先是有人爆料,摩比神奇日放款量暴增至6万单,月放款近10亿;还有不少其他已落地的放贷机构迎来爆单期,放款量巨增数倍不止;而另一方面,一些准备落地的放贷机构,因为人无法去印度,遭违约,被诈骗,导致数百万前期投入资金打水漂,甚至还要面临法律风险。

随着疫情持续,印度解禁无期,相信会有更多钱款已打进印度方账户,却无法安排己方人员实地推进项目落地的机构,将陷入合作方卷款跑路或持款不还的窘境。

这就是时势的力量,同样的疫情,对已落地印度且有团队驻扎的现金贷机构而言,是蜜糖;而对正在推进落地,且钱款已打入对方账户,尚无人员驻守的现金贷机构而言,就是砒霜。

蝴蝶效应有个比喻,说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能在两周后的美国德克萨斯引起一场龙卷风。武汉疫情对国内经济、对现金贷出海印度的影响,是一场大海啸,所产生的蝴蝶效应,现在只是初现端倪,更多深远影响将在不久之后或未来一一引爆,届时大家会发现,这些个平平无奇被禁足在家的日子,将是历史进程发生重大变革的拐点,无数人的命运,因这次拐点而改变。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国内经济大局的影响,我们不做妄谈,对现金贷出海印度将会产生哪些深远影响呢?大概会有以下几个方面。

1

这两年,现金贷出海东南亚和印度非常流行,究其原因,一是国家对现金贷监管收紧,牌照限制,民营变非营;设利率红线,行业利润暴跌;姑息欠债群体,加剧行业坏账率飙升。尤其是去年10月《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的出台和近年来执法部门对放贷机构的一刀切,导致大量放贷机构对民间金融丧失信心,纷纷逃往海外需求新机会。

二是行业竞争加剧,各路巨头纷纷入局,毫无底线的收割,导致优质借款人越来越少,获客成本高昂,风险不断攀升,让放贷市场更像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东南亚和印度市场,借款人资质好,成本低,利润高,自然让大家眼馋。

但随着疫情的爆发,各地封城,经济停滞,国内市场已经发生巨大改变。疫情尚未满一月,就已有不少中小企业甚至巨头企业,通过各种裁员及节流政策来保命;若疫情持续两个月甚至更久,相信将会有大量企业倒闭,也就是大量人群失业。

因经济大环境不好,找工作周期变长,在积蓄耗光后,他们不得不通过借贷进行周转。这群人将会是放贷市场的新韭菜,而且还是优质的韭菜。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2月2日,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将开展1.2万亿公开市场操作投放流动性》的通知,准备货币宽松大放水。一些银行也得令,可以不考核坏账,尽管放贷。

虽然上面政策是好意,但真正到了执行端,银行的钱最终还是会流向那些资质良好的大企业。因为对银行来说,在经济预期不明朗的情况下,与其支持存活率不高的中小企业,不如支持存活率高的大企业。就像前几天西贝董事长公开哭穷,账上现金撑不过3个月,7天后就获得浦发银行4.3亿的授信,还有一堆投资机构排队想投。如果是中小企业哭穷活不下去,大概率是跑来一堆要账的。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政府的资金活水,最终是让那些原本能活命的企业活的更好,活不下去的照样活不下去,大量人群失业的现象还是会出现。相信国家会出台一些针对性政策,不会让这种现象集中爆发,甚至延缓这种现象出现的时间。当然,中国经济基本面和长期向好的趋势是不会变的,疫情导致的这种状态也不会持续很久。

但无论如何,这类人群终是要出现的,他们的资金需求,银行等正规金融机构满足不了,就必然需要民间金融机构来补充,这也就必然造就国内放贷市场的死灰复燃,迎来新的繁荣期。

这两年的严打,确实让一些民间金融机构吓破了胆。国家已出台的政策,又绝不可能收回。后期市场中必然会持续一段不短的观望期。大家都会等有人偷偷摸摸干了之后,无人搭理,然后自己再冲上去。

所以,这次疫情过后,估计会引发大量中小企业崩盘,失业人群巨增,继而新韭菜撑开现金贷新市场,政策明严实松放宽管制,国内现金贷市场迎来新的繁荣期。不少放贷机构暂缓出海或回流,毕竟外面的市场再大,也难比国内大,况且在国内熟门熟路好上手。但有一点需要谨记,入局的时机很重要,疫情持续越久,在贷坏账率越高,早了为国接盘,晚了老赖盘踞。这次市场拐点,可能是天上掉下的馅饼,但也可能是天上掉下的陷阱。

2

很多人都认为,印度是中国之后的第二个现金贷天堂。不仅是第二,也是唯二。什么意思?就是说错过了,就不会再有。

也有不少人会说,第二难道不是东南亚么?前两年确实有不少玩家在东南亚赚了很多钱。但东南亚市场和印度市场根本就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根本没办法相提并论。

判断一个市场有没有潜力,一般需要看两个指标:人口和经济水平。也就是常说的用户量级和用户收入潜力。一个预示市场体量,一个预示坏账率。

在人口方面,东南亚10国满打满算人口不足7亿,其中有些国家出海团队根本无法进入;印度人口超过13亿。相比中国人口老龄化,无论是东南亚还是印度人口都呈年轻化。也就是说年轻人多,消费欲望强,但手里没什么钱,是庞大的潜在借贷人群。

在经济方面,印度是亚洲第三大经济体,仅次于中国和日本。2018年,印度GDP增速为7.4%。2019年,因多方面原因,印度GDP增速降至5%。2020年预计会增至6%—6.5%。和东南亚诸国相比,稍逊越南。这也就意味着印度人收入前景可观,还贷能力强,坏账率会比较低。

所以,从上面的数据就可以看出,印度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个现金贷天堂,这也是放贷机构纷纷选择出海印度的原因。

现金贷的特点是短期、小额,行业门槛低,难以形成寡头效应。这也就意味着,在利益的驱使下,会不断有新资本玩家入局。

参照其他市场的运行轨迹,印度市场的发展趋势,本应该是少量第一波进入的机构赚的盆满钵满;大量第二波进入的机构疯狂收割敲骨吸髓;海量的第三波机构,有些能够分一杯残羹冷炙,还有一些将成为接盘侠,被反撸。现阶段,虽已有上百家机构落地印度,但印度市场依然处于第一波发展阶段,所以在大几率上,谁过去谁发财。

但因武汉疫情的影响,印度市场的整体趋势发生了变化。

在前面也有说到,2月7日印度发文禁止中国人进入,虽然后面有补充,允许四类中国公民入境:1、持外交护照公务护照的中国公民;2、在联合国工作和其他国际机构工作的中国公民;3、吃印度OCI卡的华人及其配偶和直系亲属;4、在中国国境的旅客。

大部分放贷机构人员是不符合条件的,他们无法进入印度市场。这表示印度现金贷市场对中国放贷机构来说,将由原先的公开市场变成一个短暂的封闭市场。这必然就会造成一个局面,出不去的放贷机构干瞪眼,已在印度的放贷机构疯狂抢占市场,赚暴利。

如果疫情持续时间过久,那么印度的现金贷市场将很可能被驻扎在印度的放贷机构,由第一阶段直接推向第三阶段。疫情过去后,再过去的放贷机构就很可能成为接盘侠。

当然,这个可能性比较小,疫情的持续未必会很久,而占领一个新市场,尤其是印度这么大的市场,不是几个月就能完成的。疫情导致的结果,大概率是让那些已在印度的放贷机构的先发优势变得足够大,赚的更多了,后去的赚的变少了。还有一点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这次疫情,必然会导致后面过去的放贷机构获客成本和坏账率变高,而且这个数据会和疫情持续时间呈正相关。

这次疫情,对已在印度的放贷机构来说,是难得的大机遇,要撸起袖子赶紧抢占市场,争取赚一票大的,这样在后面真正的风险爆发时,才有机会揣钱走人。对正在推进落地或准备落地的放贷机构,赶紧找门路,尽快落地,去晚了肉就没了,有汤也未必会有你的份。

3

刚才有讲到,大家一定要在真正的风险爆发前,揣钱走人。

江湖有句老话,有命赚钱,还得有命来花。不然,赚的再多,钱都不是你的。

大多数国家,对于金融的发展,似乎都有一个默认的潜规则。

在金融新事物产生的时候,官方往往会以创新者视之,先不立法遏制其发展,而是纵容一些弄潮儿野蛮生长。

此时的新事物,就是“风口”、“天堂”和“热土”,弄潮的外资、民营、中小玩家纷纷风生水起,赚的盆满钵满,亦会造就大量屌丝逆袭、布衣暴富的传奇。

但当市场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大概是什么样的规模呢?就是白菜们怨声载道,纷纷鸣鼓喊不平;黑产横行,韭菜们挥舞镰刀要起义;当然,还需要有几个弄潮儿玩火自焚,点燃导火索。

这时候,白菜与韭菜的哭泣才可以上达天听。官方入局,立法立规,为民平不平。不义之财,统统收缴归国库,亦或官民八二分账。

那些弄潮儿呢?零星的幸运儿洗白,少量有背景的转正,剩下的大多数或拘或押或逃。

回顾这些年现金贷发展历程,国内、越南、印尼等等,无不如此。

原本以为印度大概率也会沿着这条轨迹来发展,但这次疫情的爆发,种种迹象表明,以后印度出现的政策风险,可能比其他几个地区的要严重。因为针对此次疫情,印度政府出台的各类政策,可以直白的看出,至少在印度政府眼中,印度和中国不是真正的朋友。

我们常说,政治的归政治,商业的归商业。但自古以来,商业和政治都不分家。两国之间,政治是基础,商业是添头。两国之间,唯有政治上密切合作,才有商业上协手共赢。

如果对印度政府来说,中国不是真正的朋友,那么中国商人就是被利用的工具,尤其是放贷机构。这也就意味着现金贷出海印度最大的风险,是印度官方存在故意养猪仔的心思,敞开大门,让大量中国资本来放贷,并通过资金管制,限制资金回流。

最后,在通过出台现金贷监管政策,将没背景的放贷机构一网打尽,到时无论是从中国流进来的钱,还是放贷者收割的印度百姓的钱,统统被定性为非法资金,收归国有,变成政府福利。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政府都“法不溯及过往”。在“法溯及过往”方面,印度政府是存在“黑历史”的。

2007年,李嘉诚把自己在印度的一家移动公司卖给了沃达丰,因当时交易双方都不是印度企业,根据印度当时的法律条款,不需要双方缴纳任何款项以及报备。李嘉诚从这笔交易中获得89亿元的免税收入。

为了从中分一杯羹,印度政府是怎么做的呢?印度政府在2012年修改了法例,勒令李嘉诚补缴税款。李嘉诚坚决不给,但印度政府不死心,依然追着要,这么多年过去,税款的利息都已经滚到400亿。

所以,对出来印度的放贷机构来说,印度最大的风险,就是它的政策风险。为此,大家一定要提前布局好资金回流渠道,同时在法人、股东等人员方面,做好相关规划,免得事到临头时,不好脱身。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softer.com/12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