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湖南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

过去两年,直播电商行业经历了狂飙突进的发展过程。

在这个迅速成型的万亿市场里,不乏一夜暴富的故事。平台、主播、网红、品牌、商家、MCN机构等参与者,都享受到了行业爆发式增长所带来的红利

不可否认的是,大盘仍有较高的增长空间,但最初的红利期已经过去。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统计,2020年直播电商行业市场规模达9610亿元,相较2019年增长121%,。2021年我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约12012亿元,2022年将上升至15073亿元,增速放缓至25.38%。

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湖南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

图源:中商情报网

商家和平台逐渐进入了专业化运营的直播电商2.0时代,钱越来越难赚了。超级主播先后因税务问题“消失”,退居幕后;一些从前的打法“失灵”,商家陷入流量瓶颈;部分代运营公司入不敷出,濒临倒闭……

身处一个波诡云谲的行业里,普通从业者作何感想?面临巨大的震荡和洗牌,又要如何选择?

带着疑问,卡思接触到90后讲师张博,他亲历了抖音电商高速发展的两年,从影视行业转型到抖音直播卖女装,4个月做到千万GMV,而后加入交个朋友公司担任品牌店播部负责人,如今辗转来到了培训行业。他的讲述也揭开了抖音直播江湖的一些“内幕”,或许也能给处于迷茫和焦虑中的电商人带来启发。

下文是张博的分享。

大学毕业,家业没了

我是黑龙江人,家里以前是开煤矿的,后来去了海南,在那边也有不少产业,比如海鲜餐厅、租车公司等,算是家境不错的,所以我大学之前的梦想是回去继承家业。

2017年,我大学毕业,本科学的是表演,顺理成章进入影视行业。因为演技不好,被迫做幕后工作,三年时间,从选角导演助理做到了副导演。这一行属于项目制,行情好、有戏拍的时候,我一个月的收入能达到数万元。

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湖南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

我曾在影视行业工作

2019年中,家里遭遇巨变,父亲病危、兄弟赌博,一夕之间,负债累累。祸不单行,当时影视行业遭遇寒冬,很久都没有新的剧组开张,于是我开始找其他的兼职。

我的父亲是从底层白手起家的,对孩子也很开明,我很小就尝试做各种生意,本以为是体验人生,结果却是积累经验。

比如说,高中时我就在商业街摆摊,微商时代卖过水果,对生鲜类目比较了解,也增长了对电商售后体系的认知。

我还曾在三亚开网约车、做导游、开饭店,接触了全国各地方的人,训练了销售口才,这也是我后来转型做主播得心应手的原因。甚至在做投放的时候,我对做投放的目标地域和人群信息都更敏感。

2020年初,所有人都尝试做短视频和直播,影视行业的很多同事,光我知道的就有20%在做这块业务。我尝试之后发现,要想快速变现,还得做电商。

在做了各种数据对比后,我决定从女装赛道切入抖音电商,为此还去雍和宫许了个愿,然后就和大哥一起奔赴广州,打算在那里闯出一片天地。

去广州卖女装,4个月GMV近千万

01 29.9元的小背心,一条视频卖了7000单

2020年4月初,我到了广州,开始做抖音账号。

去广州之前,我完全不懂女装。前半个月一直在学习,每天睡三个小时,几乎跑遍了广州的各大市场,慢慢摸清了不同市场的货物分布。最后,我选择在万佳的档口直播,就是看重在低客单价服装里,万佳的货质量比较好。

4月中旬,我以“走播”的身份开启了直播,每天直播8小时,顾客给我下单,我再去和档口批发。那时候,万佳已有很多档口主播,如果想要播爆款服装,需要和很多主播挤在一个屋子里。

我的账号每天会发一些短视频内容,以服装知识为主,但看的人很少。这样的状态持续到五一假期,一条“扛麻袋”的视频上了小热门。内容是我半夜扛着大麻袋往旅店走,服装人创业的辛酸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给直播间带了不少人气。但只坚持了三四天,流量就开始走下坡路,从每天卖100件,到70件、20件。

5月,一条讲解“小背心”的视频上了大热门,内容是我去探店,老板直接讲解衣服的质量细节。当时一件29.9元的小背心,一次性卖了7000件,每件净挣16元。

我和我哥发货都忙不过来,只好把爸妈都接过来帮忙。爸妈来了之后,我们自己租了房子,事业日渐上升。

02 5个月大概上了6次热门,防晒衣卖了两万多件

“小背心”的视频爆了以后,我就按照这个风格创作内容。放弃了从前对“影视行业”“专业出身”的执念,我频繁地学习和研究同行怎么拍视频,以及目标用户喜欢什么样的表达方式。

当时我选的衣服面向低线城市人群,他们就喜欢“直给”的风格。我的人设是辞去副导演工作的创业小伙,去源头工厂为大家揭露广州服装行业暴利的内幕。

那时候机缘巧合定了的人设,在现在看来,似乎拥很多爆点的可能。

比如有热点,2020年地摊经济和创业的话题很火;有看点,高薪工作副导演转行、年轻小伙穿女装;有槽点,服装暴利,吐槽同行;有立场,和用户站在一起去探秘,而非商家立场的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一开始,我吸引的是二三十岁的姑娘,后来是姐姐,再后来是阿姨。这和我的选品有关,因为我开始卖一些去个性化的产品,这些属于大通货,好卖。比如有一个视频,带了20000件防晒衣。

从过来人的视角来看,抖音女装赛道,最开始是谁都能挣钱(野蛮生长)的状态;2020年中旬到2021年初,进入靠优质内容瓜分自然流量的时期;2022年则是内卷的一年,恰好处于优质内容流量和优质付费流量的交替期,熟悉平台规则才能做好。

我给服装商家的建议就是,能坚持下来,才是做好抖音电商的根本

比如,你精心拍了一条短视频、准备了一场直播,结果播了很长时间,却发现一件衣服都卖不出去;又比如,你尝到了一天卖几千件的“甜头”,又陷入到一件都卖不出的低谷,每一个阶段,心态都不一样,但得“熬着”。

至于运营、选品、玩法,那是第二梯队要考虑的。

除了直播,还要想办法优化短视频。当时,我常穿女装出镜直播,姐姐们很开心,能拉动观看时长,但转化不是很理想,制造爆款还靠短视频。

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湖南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

我在档口穿女装直播

总结来说,要想打爆短视频,核心在于学会从非标品里找标品

比如内衣、袜子、打底裤等,用户在购买这类商品的时候,影响购买决策的核心不在视觉效果,而是功能性。功能性商品更容易通过短视频来呈现。短视频流量抓住了,直播销量也会更稳定。

03 单场最高卖上百万,但我感受不到快乐了

2020年8月,在女装直播越做越好的时候,我陷入了迷茫。

我每天重复一样的事,写文案、拍摄、编导、剪辑、直播。为了提高效率,一天工作的20小时里,每15分钟设定一个闹钟,提醒自己必须做完一件事。

由于每天睡三四个小时,我的睡眠严重不足,直播时经常前一秒还说着话,后一秒站着就睡着了。事业的精神压力太大了,没有流量的时候,我下播经常躲在被窝里痛哭,怀疑自己。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4个多月,我一天都没有休息过。身体疲惫的同时,认知以及各方面能力没有提高,语言表达能力甚至在下降。

最早的时候,我一天挣2000块钱就很开心,后来我一场能卖上百万,基本上能挣三四十万,但我不快乐了。我猜测一方面是睡眠不足导致的精神问题,另一方面是我长时间无法成长。

我觉得年轻人不应该搞坏身体,还赚这种没办法再让自己成长的钱。而且做到1000万GMV后,债还了不少,压力没那么大了,我也支撑不住继续当一个工具人。

当时,我挣扎了很久,因为冬装利润高,一个冬季会比前三季度加起来赚得更多,但最后还是走了。2020年9月末,我离开广州,打算回北京找更大的团队搞直播,去接触更大的世界。

跳跃:交个朋友找我做店播负责人

2020年10月,罗永浩的直播公司交个朋友找到了我,那时候他们准备启动新业务——品牌代运营。

他们看重我的实操能力,毕竟是自己创业,从选品、拍视频、做主播,到售后、物流,所有的环节都是我一个人在完成,成功的核心在于自己。于是,我加入交个朋友担任品牌店播部负责人。

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湖南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

我加入交个朋友公司担任品牌店播部负责人

2021年3月,公司主体搬到杭州,扩张速度变快,到2021年10月,我离开的时候,这块业务已经达到300人团队的规模了。

以前,我的直播属于“野路子”,只是实操的经验比较丰富,但去了交个朋友以后,能够接触、合作的都是大品牌,包括宝洁蒙牛网易严选苏宁易购马克华菲等。

众多项目中,有的项目失败了,甚至遇到过一两个月起不来号的情况,人的心态会很崩。

总结下来,大品牌代运营和普通商家自播不太一样。普通商家想做好,核心在货。但大品牌代运营,往往不是货出问题,能否做好,取决于品牌方的配合程度。

其次,要做好店播,需要货品过硬。不是说大品牌的品都好,即使是其他平台的爆品在抖音也不一定卖得好,还是需要在抖音进一步验证。

现在回头看,杭州95%的代运营都不赚钱

其一,请得起代运营公司的很多都是大公司,品牌的各方面成本比较高,利润率较低。两者合作,相当于从原有的固定的利润里,再抽出一定的利润给代运营公司。双方的利润都没有达到健康的状态。

其二,代运公司的人力成本非常高。在杭州,想搭一个相对完整的团队,一个月的工资轻松达到二十万,还不包括场地和设备。所以,无论从服务费还是佣金来说,一个店播项目的利润很难覆盖成本,除非是几百万-几千万的GMV体量,否则不太能有利润。

做了一年代运营,我再次开始思考未来的职业发展方向。去年我和火星文化&卡思学苑创始人李浩当面沟通了多次,他的一句话对我触动挺深,也是我决定转型、加入培训行业的根本原因:“得找一件自己擅长的事儿,然后持续地往这个方向发展。”

于是,2021年10月底,我离职了。

“我理解所有焦虑的抖音商家,因为都经历过”

经过多方面的深思熟虑,我选择加入电商培训行业,成为卡思学苑的一名讲师。

从行业趋势来看,直播市场仍处在热火朝天的上涨周期,且面临较迫切的人才短缺问题。

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发布的《迈向万亿市场的直播电商》报告显示,2020年互联网营销师的人才需求大约是1500万人,缺口约1000万人;到2025年预计互联网营销师的人才需求将达到约4500万人,缺口约4000万人。

而于我个人,我爱培训讲师这份工作,因为能影响别人。在曾经焦虑的时候,我就很想有过来人指点迷津。所以也曾发愿,如果未来能在某个行业做出一点成绩,就要帮助那些迷茫的人。

至于选择“卡思学苑”,说来也真是缘分。

2020年我卖女装的时候,一个编剧朋友就推荐我关注了“卡思数据”公众号,我也是那时候边看边学,也因此了解到火星文化这家公司和旗下的培训业务“卡思学苑”。

当下市场上培训机构太多了,良莠不齐,我对比了主流培训机构的课研体系,卡思学苑的课程很全面很扎实,弱点就在于流量的获取。但流量的获取恰好是我的优势,而且我对行业的认知比较全面,这也是优势互补。

更重要的是,我理解所有正在焦虑的抖音商家,因为自己都经历过。我的定位是一个激励者,让大家看到,一个来自其他行业的普通人,也能通过一些技巧把直播电商做起来。

今年3月下旬,我开始在抖音直播讲课,每天固定在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3点。越到是晚上,大家越焦虑,我基本上每天都超时,有时候播到天亮。

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湖南抖音培训机构前十名?

我在抖音直播讲课

直播间里很多人都是小白,有些人问题很小,我会跟他说一些实操方法,第二天会有一些明显的改善。

还有一些人被割韭菜报了不合适的课程,就“学坏了”。比如有一个女装设计师本身有才华,但听了太多玄学打法,账号标签乱了,但我还会想办法把她的账号救回来。

有很多年轻人,可能提问会比较“重”。比如说,有个男生的家人让他去学挖掘机,但他说想自己实现价值、想做电商,就请教我该怎么抉择,很信任我,我就尽力帮他权衡。

做了一段时间的培训后,我的心态发生了变化。

之前觉得很多同行都没我有经验,没自己背书强,傲慢和偏见始终围绕着我。做了之后,才发现培训和实操本身就是两件事,“自己会了”和“教会别人”有巨大的差距,慢慢摆正了心态,也越来越敬畏同行。

现在,我的目标是一年时间,成为行业头部讲师。刚起步的这一个月,我已经感受挑战性,但还是满怀信心。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softer.com/120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