挣钱嘛不寒碜这句话对吗,挣钱,不寒碜?

如果要以一句话形容当前网红群体的现状,恐怕没有哪一句能够比《双城记》的开头更为合适了:“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一方面,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让网红能够以更快的方式成名,成熟的资本市场和技术手段能够让网红们可以迅速将流量变现;但另一方面,成名门槛的降低也造成了单个网红的“生存周期”变得越来越短,前一秒还是流量的宠儿,后一秒便成明日黄花。

网红们所奉行的规则简单粗暴:流量即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围绕流量展开,网红的从业门槛很低,这个行业也没有什么技术壁垒,无论你是目不识丁还是学富五车,只要获得了流量,就能开启了“财富密码”。

任何一个行业一旦过了最初的高速增长期都不可避免地陷入内卷,更何况是从业门槛如此之低的网红行业,拥有特殊技能者尚可凭借自己的稀缺性建立某种比较优势,但是对于广大的,没有多少特殊性的网红来说,想要获得流量,除了以一些稀奇古怪的行动博人眼球外,再无他途,于是,这些年,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些网红怪诞的、浮夸的、甚至是无下限的表演,原因无他,用《让子弹飞》的台词讲就是:“赚钱嘛,不寒碜。”

挣钱嘛不寒碜这句话对吗,挣钱,不寒碜?

《让子弹飞》中之前的鹅城县长谨小慎微,对黄四郎毕恭毕敬,分钱时只能拿小头,而姜文饰演的张麻子却能站着就把钱赚了,这很气人,但这是事实。

同样,其他网红绞尽脑汁,为了博人眼球不惜做出各种无下限的表演,也至多能在流量的核心待上一小段时间,但是周某人,明明什么也没做,走到哪里流量就跟到哪里,流水的网红,铁打的周某人,对于其他网红来说,这很气人,但这也是事实。

关于周某人,有人感慨一个有犯罪前科之人能够获得如此高的收入是社会的悲哀;有人则认为周某人知错能改,以合法手段赚钱无可厚非。

只要周某人还拥有超高的人气与话题度,关于他的讨论就会一直持续下去,但是,如果讨论仅仅局限于周某人本人,这样的讨论便失去了其意义。

在网红迭代如此之迅速的今天,一个网红能够火上一时或许是因为其满足了人们某种猎奇的心理;但如果能够持续的火,则势必反映了一定的社会现实。

自带流量的周某人,何许人也?又有何过人之处?

“打工是不可能的”

周某人1984年生于广西南宁,家境贫寒,周某人家兄弟姐妹共6人,母亲卧病在床,全家人仅靠务农艰难度日,周某人无心学习,小学没毕业就辍学回家。

事实上,周某人也打过工,辍学后,他曾辗转于广东多地打工,但是由于既无文凭又无一技之长,收入极为有限,周末人认为这样的生活没有奔头,或许正是这段经历为他后来说句那些火爆全网的“金句”埋下伏笔。

离开家乡在外地闯荡的周某人没有家人关怀,又失去约束,与一些社会闲散人员走向了偷窃电瓶车的犯罪道路。

因偷窃电瓶车,周某人四次入狱,最后一次因盗窃入狱时,周某人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连续爆出让人啼笑皆非的“金句”。

记者问他:为什么去盗窃?

周某人表示:做生意又不会做,肯定要出去做一些(指盗窃)维持一下生活。

记者问他:为什么不去打工赚钱?

周某人表示: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

挣钱嘛不寒碜这句话对吗,挣钱,不寒碜?

记者问周某人是看守所里好还是家里好?周某人表示看守所比家里好多了,里面的人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接受完采访之后,周某人回到狱中服刑,但这段魔性的对话借助网络迅速传遍大江南北。

周某人刚刚说出“打工是不可能的”时候,B站初具规模,二次元元素十分浓厚,这段魔性的对话迅速被各大UP主发现并进行一次次改编,周某人身在狱中,以他为素材的视频在B站已经火出天际,早已不止一次“再来亿遍”。

周某人服刑期间,以流量为食的网红野蛮生长并成为一种职业,在流量为王的时代,关于周某人的恶搞视频长盛不衰,于是,一个魔幻的局面出现了:无数UP主靠着制造关于周某人的视频赚得盘满钵满,而这一切与狱中的周某人毫无关系。

外面的世界经历桑田沧海,狱中周某人浑然不知。

网红时代

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催生出了一大批新兴行业。

借助网络,手机与电脑播放视频变得十分容易,这让视频网站在与传统卫视的竞争中渐渐获得比较优势,各色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在这场传统视频网站间的残酷厮杀中,最终背靠三大互联网巨头的:优酷(背靠阿里)、腾讯视频(背靠腾讯)与爱奇艺(背靠百度)三大视频网站占据了核心区域。

与视频网站一同崛起的还有直播行业,为了抢占这一领域的蛋糕,斗鱼、虎牙、YY以及王思聪投资的熊猫等诸多直播平台相继出场,又是一场残酷的流量厮杀。

直播行业的兴起彻底让网红成为了一种新兴职业,一些入行较早的网红们吃到了时代红利,因竞争对手较少,迅速抢占了流量的核心区域,大赚特赚,一些头部网红年收入可达千万,其赚钱能力让人瞠目结舌。

网红与传统意义上的明星本质上都是靠关注度吃饭的群体,但是相比于传统意义上的明星,网红的入行门槛更低,如果说明星是传统电视媒体的宠儿,那么网红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产物,明星与网红地位消长,说到底是其背后两种信息传递方式变化的具体体现。

移动互联网在重塑人们生活的同时,也在被他的用户们重塑,更短,更能带给人们即时满足的短视频平台很快对传统视频平台造成冲击。

短视频双雄抖音、快手的风头很快盖过了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三大传统视频网站。

但是,无论是在传统视频网站还是短视频网站之间的厮杀中,都有一个“奇葩”置身事外,它自成体系,以自己特有的方式慢慢生长。

它与外界的视频网站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壁垒,其他视频网站打不进来,它也打不出去,当然,它似乎也不那么愿意打出去。

这个置身事外的“奇葩”就是B站,B站的不同之处在于其具有独特的文化属性,B站用户之间产生了某种社群文化,这让其用户来到B站不仅仅是为了看视频。

挣钱嘛不寒碜这句话对吗,挣钱,不寒碜?

这种独特的文化属性是一把双刃剑,好处是其用户粘性更高,不容易被其他网站挖走,坏处则是这种社群文化本身就是某种壁垒,成为B站快速破圈的阻力。

而让关于周某人的视频每天都“再来亿遍”的正是B站,一群年轻人的精神寄托之所,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了解了周某人在B站上长盛不衰的原因,便可以走进相当一部分年轻人的精神家园。

“精神领袖”

周某人的爆火是不能完全用其“搞笑嫌犯”身份来解释的,相比于周某人,爆出“大力出奇迹”这样“金句”的沈阳“大力哥”,在接受采访时的无论是语言、神态、动作,其搞笑程度都不在周某人之下,但是,如今的“大力哥”在有网红公司支持的情况下,热度仍旧不高,远不及走到哪里流量就跟到哪里的周某人。

要理解周某人为何会在B站爆火并一直保持热度,就必须先去了解B站用户。

B站成立于2009年,创始人徐逸本身就是个技术宅,最初的B站也不过是一群动漫爱好者的聚集之所,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二次元文化都是B站的主流。

B站的用户普遍年轻,以95后和00后为主,年轻人的特点是思想活跃,表达观点直接了当,这也是B站的精彩视频很容易引爆弹幕区的原因。

这些都可以在B站用户对于周某人的调侃上得到体现,周某人不同于“大力哥”,后者的绰号只是只来源于其爆出的“金句”:大力出奇迹。

而周某人的两个绰号分别叫“窃·格瓦拉”和“精神领袖”,当然,这两个绰号有一定关联性,后者来源于前者。

有时真是不得不佩服年轻的B站用户的想象力,周某人因接受采访时,留着一头长发,发型确实与古巴革命领袖“切·格瓦拉”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挣钱嘛不寒碜这句话对吗,挣钱,不寒碜?

古巴革命领袖切·格瓦拉

切·格瓦拉是南美共产主义革命领袖,其一生致力于以暴力革命的方法推翻南美各国资产阶级政府,从而消除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剥削。而周某人的人生格言是“打工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不可能打工”,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体现了一种不与资本家合作的态度。

而周某人入狱是因为盗窃,“窃”与“切”同音,由于以上种种,这个偷窃电瓶车的盗贼,获得了“窃·格瓦拉”的绰号。

周某人被与革命领袖格瓦拉建立联系,这很魔幻,但它确实发生了。

在获得“窃·格瓦拉”的绰号后,周某人很快又被思维活跃的B站用户称为“精神领袖”,至于周某人的哪种精神打动了B站的年轻人们已经显而易见:不打工。

上文已经提到,B站用户间,有着一种独特的社群文化,一些用户对B站的定位与“家”类似,家是一种以亲情为纽带凝结而成的极为牢靠的人类组织形式,它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让人卸下在社会上的伪装,将在工作中或其他社会协作中遇到的压力尽情释放。

B站用户的身份大多数是学生和低龄职工,他们大多尚未或刚刚走上社会,对于社会运行规律不甚了解,也没有多少经济基础,他们有雄心有理想,但是这些理想总是在现实面前被撞得粉碎,他们大多正在做着或意识到自己即将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理想与现实中的落差,让他们迫切地需要一个地方去释放自己的情绪,不仅如此,他们还需要一些东西来充当自己的精神寄托,这种东西或真实,或虚幻,或伟大,或荒诞。

而善于恶搞与自嘲的年轻人们不知如何将自己“不打工”的愿望具象化,只能带着嘲讽同时自嘲的语气,称那位说出“不可能打工”的名言的周某人为“精神领袖”。

周某人,这个身处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因几句玩笑话,意外踩中时代的脉搏,成为了流量的宠儿。

仍不打工

2020年4月,周某人刑满释放。

周某人走出铁窗前,得到消息的网红公司已经蜂拥而上围在周某人家周围,只待周某人回家,就与他谈合作事宜,最夸张者甚至开出了1500万天价合作费。

外面的一切周某人浑然不知,在离开服刑地柳州回到家乡的路上,记者对周某人进行了一段简短的采访。

记者问周某人是否为当初的犯罪感到后悔,周某人表示后悔,记者问及其原因时,周某人表示在监狱里蹉跎的大好时光,本可以拿来好好陪伴家人,看来,在看守所里的感觉并不比家里“好多了”,咋一听,里面的人说话或许好听,但听久了,就会发现这些所谓“好听”的话远不及父亲、大姐的唠叨。

记者问周某人现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周某人表示:自由。

挣钱嘛不寒碜这句话对吗,挣钱,不寒碜?

记者问周某人知不知道自己在网上火了,知不知道当网红可以赚钱,很多很多的钱,周某人表示不知,也不懂。

记者最后问周某人回家后的打算,周某人表示要养鸡养鸭,照顾父母,但是,仍坚持不会打工。

回家之后的周某人没有与任何一个平台合作,其中缘由,众说纷纭,但无论是无心还是有意,周某人并没有违背自己“不打工”的承诺,更没有为了钱沦为资本的牵线木偶,这让周某人的人设立得更久。

出狱后的周某人逐渐学会了拍摄一些小视频,依旧延续了其搞笑风格,但是内容大多十分正能量。

随后,周某人还上了一次法治节目,作为改过自新的典范与观众见面。

2020年11月,周某人成为广西某电动车品牌的联合股东,在他身上,魔幻的事情似乎从来也不缺席。

前些天,有消息称周某人的烧烤店开业,网友询问真假时,周某人并未否认,而是表示:欢迎不忙的时候来用餐。

挣钱嘛不寒碜这句话对吗,挣钱,不寒碜?

“打工人”

在周某人出狱后不久,一首《打工人》意外爆火于网络,仍是搞笑,仍是自嘲,欢脱的字句中,透露着“打工人”的无奈。

今年年初,“躺平”的话题冲上热搜,一些年轻人开始以降低欲望,减少消费的方式对抗内卷。

很多年轻人对躺平者表示理解,但是真正能够躺平者又有几人?

内卷仍在,“打工人”仍旧辛苦赚生活,阶级固化的铁幕仍悬在头顶,似乎随时可能降下,一切似乎都没变,但听惊雷往往要在无声处。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网络上对于资本的崇拜已经明显减弱,“打工人”们维护权益的意识明显增强,无论是多么重量级的商界大佬,只要敢说出“996是福报”这样的言论立刻被骂上热搜。

劳动者的维权意识越来越强,在与资方的斗争中也不再总是被动,与此同时,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以保护劳动者,为了让“打工人”们能够生活得更轻松,更快乐,更有尊严一些。

鲁迅先生说: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段奕宏饰演的龙文章说:“一尘不染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但这不妨碍我们把事做得好一些。”

如今,当初以周某人那句“不打工”的“金句”进行恶搞年轻人们很多已经长大,他们认识到彻底的“不打工”是不可能的,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做出一些行动让社会对于“打工人”更友善一些。

周某人出狱后,曾录制一段视频向网友道歉,他说自己的经历不值得学习,如果他过去的言论对年轻人产生不好的影响,他表示歉意,周某人最后说:不要学我,过好自己的生活。

挣钱嘛不寒碜这句话对吗,挣钱,不寒碜?

创业项目群,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添加 微信:80709525  备注:小项目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sumchina520@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umsofter.com/10595.html